返回管委会首页

园区历来有种植水生蔬菜的传统,淞泽园水生蔬菜专业合作社是斜塘街道失地农民的富民组织,借力科技优培优育——
失地农民种出“独一份”水生蔬菜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要说水生蔬菜,全国看江苏,江苏看苏州,苏州就要看我们淞泽园了。”12月25日,穿行在淞泽园水生蔬菜专业合作社吴江澄湖基地580亩的广袤田野里,合作社总经理张林元尤为自豪。

水生蔬菜新品种西洋菜成了苏州人餐桌上的新宠。 

    的确,张林元有骄傲的资本。淞泽园水生蔬菜专业合作社是江苏省70多家农产品“三新工程”项目中唯一的水生蔬菜科研基地,同时也是扬州大学水生蔬菜产学研基地,在省市科研教育推广部门的指导下,合作社承担着恢复、发展苏州传统“水八仙”种植的重任。
    20年前“逼上梁山”种水生蔬菜
    张林元是业内闻名的“水生蔬菜种植全能冠军”,不管是浙江的种植大户还是大学农学院的教授专家,遇到水生蔬菜种植中的难题,都会向这位“老法师”请教。“老法师”告诉记者,他种植水生蔬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当时种植水生蔬菜却是逼上梁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张林元是车坊镇道浜村的村支书,当时村里每年都有上交口粮的任务,由于村里的农田大多是低洼地,从1990年开始,村里连续两年都没有完成口粮任务,这让张林元格外焦急。和本村的村干部、老党员一番商议后,张林元决定充分利用好村里的低洼地做文章,发扬传统种植水生蔬菜。1992年,张林元和几位村干部一起,先坐船到苏州,再坐公共汽车辗转到无锡刘潭,用3万元买回了5吨“茭白墩”(茭白种子),分配到各家各户。

水生蔬菜基地一派田园风光。

    但“当家人”的创新并没有得到所有村民的理解,有些村民说起了风凉话:这个村支书眼看着是做不下去了,你看,都给我们发烂泥坨了(指茭白墩),更有厉害的村民,竟然把茭白墩直接拖到了张林元家里。
    面对风言风语,张林元和村干部们没有退缩,反而在道路两旁的低洼地里种起了“示范田”,没过多久,茭白嫩芽便生机勃勃地蹿了出来,到了收获的季节,嫩生生的茭白便成了城里人餐桌上的抢手货,种植的村民都尝到了甜头,天天一担茭白上街,口袋里就能装着满满的钱回家,这滋味甭提有多美了。
    就这样,水生蔬菜成了村里的招牌,几年后,道浜村不仅脱去了“交不上口粮”、“落后村”的帽子,村收入还一举突破30万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随后,种水生蔬菜的“潮流”也从道滨村开始在车坊、园区风行起来,该村也因此获得了苏州市第一块水生蔬菜种植基地的牌子。

新品种茭白长势正好

    “独一份”成失地农民增收“聚宝盆”
    “2010年,镇里完成动迁,种惯了地的农民一下子没了地,心里真叫慌,我们就成立了合作社,到附近的吴江、甪直找地继续种我们的水生蔬菜。”张林元告诉记者,合作社现在一共吸纳了120多个失地农民,共承包1600多亩土地,合作社是苏州市菜篮子工程的直供基地,一年供应市场新鲜蔬菜8000吨,苏州市每个大型农贸市场、批发市场都有合作社的产品。
    现在,合作社种植了鸡头米、茭白、慈姑、荸荠、莲藕、水芹、西洋菜、芋艿、四叶菜等十余种水生蔬菜,这些菜听起来很普通,但在该基地,普通的水生蔬菜却在不断翻着新花样,“稀罕的”水生蔬菜比比皆是。
    做“独一份”,靠的是钻研,说起基地的“宝贝”,张林元如数家珍。
    蕹菜大家都不陌生,但是在该合作社基地却培育出了长在水里的水生蕹菜。张林元介绍说:“蕹菜的生长和气温密切相关,气温越高,蕹菜长得越快,旱地种植的蕹菜往往因为水分跟不上而吃口很老,我们基地通过培育,把旱生的蕹菜苗放到水里去种植,种出来的蕹菜不仅又肥又嫩,而且亩产量可以高达1.5万斤。”

看蔬菜供需行情是张林元每天的功课

    水红菱是江南水乡特有的美味,但在该基地,却把原本长在河浜里的水红菱移植到了水田里,通过循环水系,水田里长出的红菱不仅肉质肥甜,“肤色”鲜亮,上市时间还从传统的8月中旬提前到了7月上旬,抢占了市场先机。
    苏州人都知道,水芹、慈姑是秋天、冬天才会有的江南美味,但张林元却告诉记者,明年开始,苏州人夏天就能吃上这些水生蔬菜,其中的奥秘就在于基地“升级”了精品种子,提升了种植技术。
    这“独一份”的水生蔬菜,成了失地农民增收的聚宝盆。张林元板着手指头算了一笔账:基地新引进的西洋菜是苏州人从来没有见过的水生蔬菜,亩产可高达1万多斤,现在的市场批发价就高达每斤3元;传统的本地茭白6月上市,带壳批发价是一元一斤,而基地培育的茭白新品种却能把上市时间提前到5月初,这时的带壳批发价高达4元一斤,“带领大家种水生蔬菜,我们就是要不断尝这样的鲜头!让失地农民的致富路越走越宽!”张林元充满信心地说。


记者 施艳燕 摄影 小康
《苏州日报》2013年1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