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足尖的诱惑
观苏芭舞剧《唐寅》有感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芭蕾梦:幽邃深远的眼神,立体动人的面庞,白皙颀长的颈脖,平整光滑的双肩,迷人性感的锁骨,舒展延伸的手臂,柔韧纤细的腰肢,笔直健美的双腿,绷紧有力的足尖。一眼,只需一眼,已然令人沉醉痴迷,不能自拔。
  在温婉多情的江南,在粉墙黛瓦的苏州,就有一个“青春梦工厂”——苏州芭蕾舞团。自2007年建团以来,该团在艺术总监李莹和潘家斌的引领下,不断推陈出新,多元融合,广阅博取,成绩斐然。十年里,苏芭在艰苦的摸爬滚打中,不断创造行业的辉煌,从江苏走向全国,从中国走向世界,频频受邀至上海大剧院、国家大剧院、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波兰NOVA 歌剧院、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巴林国家大剧院演出。

  2017年9月7日,适值苏州芭蕾舞团建团十周年之际,其萃取了江南水乡特色、传统舞美元素、欧洲现代风范、中国历史文脉的创编芭蕾《唐寅》,在丹桂飘香、蟹壮菊肥的九月,为苏州市民和舞蹈爱好者献上一份秋日厚礼。
  第一幕幕起,满座寂然。编导和服装设计将色彩的象征寓意运用发挥到极致,浓黑与大红,形成鲜明对比,天地之间别无颜色,只有象征五子登科的血色红袍,让人触目惊心。铺展在地的卷轴,从天而降的牢笼,裹着黑纱的舞者,喻示主人公唐寅因参加追求功名的科举考试,结果招致牢狱之灾。乌漆墨黑的玄色,直观生动地渲染了男主角内心的痛苦、绝望、失意、灰暗、低落。充满中国味道的古典元素,一下子把观众带入跌宕起伏的剧情之中。周围是一片不见五指的黑暗,父母望子成龙的期望、光宗耀祖的梦想,顷刻间被吞没,连同主人公的肉体和精神。而一层一层褪去黑纱赤裸狂奔的舞者,则隐喻唐寅获释后的重生。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切从头再来。唐寅苦苦追寻迷失的自我,直到在烟花青楼邂逅红颜。五六个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青楼女子,用柔软的肢体传达着无法抗拒的宿命,以及内心深处的孤独与寂寞。滑步、穿梭、跳跃、腾挪、旋转,烘云托月,水到渠成地将端庄文雅的女主角沈九娘推至舞台中央。九娘虽是唐寅的第三任妻子,但她是唐寅感念一生的红颜知己。是她,在精神上激发了唐寅的绘画热情和才能。
  于是,唐寅开始临摹《韩熙载夜宴图》。画卷一寸一寸展开,一身着黑色的舞者,如水墨般一点一点晕染开来。舞台前方的唐寅画着画着,神思恍惚,真假难分,就像庄周梦蝶一样,分不清哪个是红袍官员,哪个是黑衣唐寅。面具的巧妙使用,进一步强调和渲染了这一物我两忘的境界。哪个是“真我”,哪个是“本我”?是分不清还是不想分清,是画境还是心境?也许,每个风流才子心中都住着两个人吧。像很多接受“学而优则仕”的读书青年一样,一方面艳羡,一方面鄙弃;一方面千方百计靠近,一方面想方设法远离;一方面渴望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一方面痛恨官场浮沉尔虞我诈。唐寅起初“渴慕红袍”,通过努力“穿上红袍”,最后选择“脱下红袍”。其矛盾挣扎的心理,其红色与黑色的艺术隐喻,与司汤达笔下的于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都是愤世嫉俗的青年,同样都是风流倜傥的才俊,同样都有狂傲不羁的秉性,不同的国度时空,人性的撕扯悲情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第二幕,唐寅带着心爱的九娘,一起到世外桃源桃花坞的桃花庵,双宿双飞,过着两情相悦、闲适自在的生活,音乐舒缓柔美,舞姿轻盈如燕。可是,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红色官袍又会如梦魇悄然升起,而立之年,该何去何从?唐寅应召宁王,穿起红袍。怎料,宁王异志,图谋反叛。唐寅再次“脱下红袍”,决心远离官场,与九娘厮守一生。可惜红颜薄命,九娘在拮据贫困的生活中,过早地香销玉殒。舞台上,花落人亡,唐寅悲痛欲绝,从此人世间知己难觅,真情难续。舞者紧抱双肩,以手抚胸,坐卧不宁的肢体语言,将唐寅欲说还休、万千感慨的纠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凄婉哀绝,荡气回肠,观者为之扼腕动容。此时,灯光也恰到好处地暗淡,音乐也渐渐转入低沉凄迷。
  最后,舞台上只剩下一树浪漫的桃花,粉雕玉琢,灼灼其华,郁郁其光,如梦似幻。仿佛启迪观众:人生空虚无常,与其浮沉在黑暗官场,不如与有情人在世外桃花庵做一对无忧无虑的桃花仙。
  因此,剧中的“唐寅”不仅是历史上的唐伯虎,而且是现实生活中的你我他。匠心独具的面具、水墨画、书法、桃花、官袍等抽象写意的中国元素,进一步强化和阐释了这一精妙的寓意,拓宽了《唐寅》的艺术内涵,提升了《唐寅》的艺术价值。
  卢梭曾说:“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形象概括了现代人“心为形役”的普遍生存状况。无独有偶,苏州芭蕾舞团十年巨献《唐寅》,在秀美足尖的诱惑中,在唯美诗意的演绎中,不断揭示、逼近人性的本质,编导“艺术为人生”的自觉弥足珍贵,舞团“集百家之长,成一家之言”、不拘于时、不重复自己、不模仿他人,坚持“做自己特色”的先进理念和精神,永不过时,值得舞蹈内外的人学习与反思。


作者 胡笑梅
《苏州日报》2017年10月3日
 

【字号   放大   缩小


足尖的诱惑
观苏芭舞剧《唐寅》有感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芭蕾梦:幽邃深远的眼神,立体动人的面庞,白皙颀长的颈脖,平整光滑的双肩,迷人性感的锁骨,舒展延伸的手臂,柔韧纤细的腰肢,笔直健美的双腿,绷紧有力的足尖。一眼,只需一眼,已然令人沉醉痴迷,不能自拔。
  在温婉多情的江南,在粉墙黛瓦的苏州,就有一个“青春梦工厂”——苏州芭蕾舞团。自2007年建团以来,该团在艺术总监李莹和潘家斌的引领下,不断推陈出新,多元融合,广阅博取,成绩斐然。十年里,苏芭在艰苦的摸爬滚打中,不断创造行业的辉煌,从江苏走向全国,从中国走向世界,频频受邀至上海大剧院、国家大剧院、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波兰NOVA 歌剧院、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巴林国家大剧院演出。

  2017年9月7日,适值苏州芭蕾舞团建团十周年之际,其萃取了江南水乡特色、传统舞美元素、欧洲现代风范、中国历史文脉的创编芭蕾《唐寅》,在丹桂飘香、蟹壮菊肥的九月,为苏州市民和舞蹈爱好者献上一份秋日厚礼。
  第一幕幕起,满座寂然。编导和服装设计将色彩的象征寓意运用发挥到极致,浓黑与大红,形成鲜明对比,天地之间别无颜色,只有象征五子登科的血色红袍,让人触目惊心。铺展在地的卷轴,从天而降的牢笼,裹着黑纱的舞者,喻示主人公唐寅因参加追求功名的科举考试,结果招致牢狱之灾。乌漆墨黑的玄色,直观生动地渲染了男主角内心的痛苦、绝望、失意、灰暗、低落。充满中国味道的古典元素,一下子把观众带入跌宕起伏的剧情之中。周围是一片不见五指的黑暗,父母望子成龙的期望、光宗耀祖的梦想,顷刻间被吞没,连同主人公的肉体和精神。而一层一层褪去黑纱赤裸狂奔的舞者,则隐喻唐寅获释后的重生。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切从头再来。唐寅苦苦追寻迷失的自我,直到在烟花青楼邂逅红颜。五六个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青楼女子,用柔软的肢体传达着无法抗拒的宿命,以及内心深处的孤独与寂寞。滑步、穿梭、跳跃、腾挪、旋转,烘云托月,水到渠成地将端庄文雅的女主角沈九娘推至舞台中央。九娘虽是唐寅的第三任妻子,但她是唐寅感念一生的红颜知己。是她,在精神上激发了唐寅的绘画热情和才能。
  于是,唐寅开始临摹《韩熙载夜宴图》。画卷一寸一寸展开,一身着黑色的舞者,如水墨般一点一点晕染开来。舞台前方的唐寅画着画着,神思恍惚,真假难分,就像庄周梦蝶一样,分不清哪个是红袍官员,哪个是黑衣唐寅。面具的巧妙使用,进一步强调和渲染了这一物我两忘的境界。哪个是“真我”,哪个是“本我”?是分不清还是不想分清,是画境还是心境?也许,每个风流才子心中都住着两个人吧。像很多接受“学而优则仕”的读书青年一样,一方面艳羡,一方面鄙弃;一方面千方百计靠近,一方面想方设法远离;一方面渴望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一方面痛恨官场浮沉尔虞我诈。唐寅起初“渴慕红袍”,通过努力“穿上红袍”,最后选择“脱下红袍”。其矛盾挣扎的心理,其红色与黑色的艺术隐喻,与司汤达笔下的于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都是愤世嫉俗的青年,同样都是风流倜傥的才俊,同样都有狂傲不羁的秉性,不同的国度时空,人性的撕扯悲情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第二幕,唐寅带着心爱的九娘,一起到世外桃源桃花坞的桃花庵,双宿双飞,过着两情相悦、闲适自在的生活,音乐舒缓柔美,舞姿轻盈如燕。可是,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红色官袍又会如梦魇悄然升起,而立之年,该何去何从?唐寅应召宁王,穿起红袍。怎料,宁王异志,图谋反叛。唐寅再次“脱下红袍”,决心远离官场,与九娘厮守一生。可惜红颜薄命,九娘在拮据贫困的生活中,过早地香销玉殒。舞台上,花落人亡,唐寅悲痛欲绝,从此人世间知己难觅,真情难续。舞者紧抱双肩,以手抚胸,坐卧不宁的肢体语言,将唐寅欲说还休、万千感慨的纠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凄婉哀绝,荡气回肠,观者为之扼腕动容。此时,灯光也恰到好处地暗淡,音乐也渐渐转入低沉凄迷。
  最后,舞台上只剩下一树浪漫的桃花,粉雕玉琢,灼灼其华,郁郁其光,如梦似幻。仿佛启迪观众:人生空虚无常,与其浮沉在黑暗官场,不如与有情人在世外桃花庵做一对无忧无虑的桃花仙。
  因此,剧中的“唐寅”不仅是历史上的唐伯虎,而且是现实生活中的你我他。匠心独具的面具、水墨画、书法、桃花、官袍等抽象写意的中国元素,进一步强化和阐释了这一精妙的寓意,拓宽了《唐寅》的艺术内涵,提升了《唐寅》的艺术价值。
  卢梭曾说:“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形象概括了现代人“心为形役”的普遍生存状况。无独有偶,苏州芭蕾舞团十年巨献《唐寅》,在秀美足尖的诱惑中,在唯美诗意的演绎中,不断揭示、逼近人性的本质,编导“艺术为人生”的自觉弥足珍贵,舞团“集百家之长,成一家之言”、不拘于时、不重复自己、不模仿他人,坚持“做自己特色”的先进理念和精神,永不过时,值得舞蹈内外的人学习与反思。

作者 胡笑梅

《苏州日报》2017年10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