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我与园区的故事】顾晨:让交响乐文化深植苏州

时间:2018-08-10 10:50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人物简介
  顾晨,现为苏州交响乐团首席。四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先后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学习,后留学澳大利亚。顾晨被悉尼交响乐团受聘为乐团终身音乐家,还曾在澳门乐团、贵阳交响乐团担任首席。顾晨多次在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奖,包括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新西伯利亚国际小提琴比赛等,其演出足迹遍布国内外各大城市。

  我与苏州的缘分在很早之前就建立了。我在上海出生长大,但我的祖籍是苏州;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开业不久,我就随着澳门交响乐团来演出,到现在,苏艺的宣传墙上还挂着当时我与澳门交响乐团的合影。在各层关系的影响下,苏州交响乐团筹建之初,我就非常关注这个项目,而且因为我的音乐学习和乐团工作经历,幸运地受到乐团团长和音乐总监的邀请,成为乐团首席。
  对一座城市而言,拥有自己的文化标杆机构非常重要。世界上许多大城市都有职业的交响乐团,从这一点来说,苏州虽是地级市,但各级政府对于文化发展的重视很有前瞻性。苏州交响乐团成立于2016年底,虽然年轻,但成长的速度超过了预期。成立至今不到两年,乐团登上了国内最高规格的国家大剧院,参加了极具影响力的音乐盛事——“上海之春”,还到交响乐的发源地欧洲进行巡演……这些,都代表了乐团的自信。这个月,我们还将受邀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演出。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职能机构,交响乐团承载的不只是音乐演出和艺术教育,它还将作为城市的文化名片,在政治和外交层面发挥作用。
  苏州交响乐团是一个特殊的乐团。我们的乐手来自全球近20个国家,大家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以及乐团传统,这使得乐团在艺术和管理上存在着难度。作为乐团首席,除了要拥有过硬的业务素质,还要同时与指挥、乐手沟通,并承担一定的管理职责。而我之前的学习和工作背景恰恰让我能够在苏交游刃有余。
  交响乐是源于西方的艺术形式。中国观众对于交响乐艺术,从接受,到喜爱,再到狂热,需要一个培养的过程。苏州交响乐团是苏州第一个职业交响乐团,从成立之初,我们就通过演出、艺教等多种形式培养观众,而我对此很有信心。艺术是具有共通性的。苏州是一座文化底蕴极其深厚的城市,苏州人也一定具有对于审美的灵敏度。如果他们懂得欣赏一碗“苏式面”,相信他们也一定不会拒绝一道美味的“西餐”。我们要做的,是让苏州的观众知道、了解苏州交响乐团,然后慢慢培养聆听交响乐的习惯。
  在演出之余,我现在也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教学中。从18岁登台演出,迄今为止,我已经拥有22年的职业演奏经验,我希望把我在乐器掌握、练习方式、演出技巧等各个方面的经验传递给那些希望走上小提琴专业道路的孩子,这也是我对自己事业规划的拓展。如果我在苏交工作期间,能为苏州寻找和培养几个在小提琴领域具有潜力的杰出年轻人,相信这也会为我的工作履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编辑整理 严春霞
2018年8月10日
 

【字号   放大   缩小


【我与园区的故事】顾晨:让交响乐文化深植苏州


  人物简介
  顾晨,现为苏州交响乐团首席。四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先后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学习,后留学澳大利亚。顾晨被悉尼交响乐团受聘为乐团终身音乐家,还曾在澳门乐团、贵阳交响乐团担任首席。顾晨多次在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奖,包括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新西伯利亚国际小提琴比赛等,其演出足迹遍布国内外各大城市。

  我与苏州的缘分在很早之前就建立了。我在上海出生长大,但我的祖籍是苏州;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开业不久,我就随着澳门交响乐团来演出,到现在,苏艺的宣传墙上还挂着当时我与澳门交响乐团的合影。在各层关系的影响下,苏州交响乐团筹建之初,我就非常关注这个项目,而且因为我的音乐学习和乐团工作经历,幸运地受到乐团团长和音乐总监的邀请,成为乐团首席。
  对一座城市而言,拥有自己的文化标杆机构非常重要。世界上许多大城市都有职业的交响乐团,从这一点来说,苏州虽是地级市,但各级政府对于文化发展的重视很有前瞻性。苏州交响乐团成立于2016年底,虽然年轻,但成长的速度超过了预期。成立至今不到两年,乐团登上了国内最高规格的国家大剧院,参加了极具影响力的音乐盛事——“上海之春”,还到交响乐的发源地欧洲进行巡演……这些,都代表了乐团的自信。这个月,我们还将受邀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演出。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职能机构,交响乐团承载的不只是音乐演出和艺术教育,它还将作为城市的文化名片,在政治和外交层面发挥作用。
  苏州交响乐团是一个特殊的乐团。我们的乐手来自全球近20个国家,大家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以及乐团传统,这使得乐团在艺术和管理上存在着难度。作为乐团首席,除了要拥有过硬的业务素质,还要同时与指挥、乐手沟通,并承担一定的管理职责。而我之前的学习和工作背景恰恰让我能够在苏交游刃有余。
  交响乐是源于西方的艺术形式。中国观众对于交响乐艺术,从接受,到喜爱,再到狂热,需要一个培养的过程。苏州交响乐团是苏州第一个职业交响乐团,从成立之初,我们就通过演出、艺教等多种形式培养观众,而我对此很有信心。艺术是具有共通性的。苏州是一座文化底蕴极其深厚的城市,苏州人也一定具有对于审美的灵敏度。如果他们懂得欣赏一碗“苏式面”,相信他们也一定不会拒绝一道美味的“西餐”。我们要做的,是让苏州的观众知道、了解苏州交响乐团,然后慢慢培养聆听交响乐的习惯。
  在演出之余,我现在也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教学中。从18岁登台演出,迄今为止,我已经拥有22年的职业演奏经验,我希望把我在乐器掌握、练习方式、演出技巧等各个方面的经验传递给那些希望走上小提琴专业道路的孩子,这也是我对自己事业规划的拓展。如果我在苏交工作期间,能为苏州寻找和培养几个在小提琴领域具有潜力的杰出年轻人,相信这也会为我的工作履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编辑整理 严春霞

2018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