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改革开放四十年回眸——苏州工业园区的建立

时间:2018-10-09 10:54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央广网北京9月27日消息 据央广《难忘的中国之声——改革开放四十年》专栏报道: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多次肯定新加坡经验。此后,中新双方围绕合作开发事宜进行了多次协商和实地考察,最终确定选址苏州,开发现代化工业园区。
    1993年8月,在江苏省对外开放办公室工作的潘云官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随苏州代表团出访新加坡,就中新两国合作开发苏州工业园区项目做前期沟通。
    潘云官:“接到这个项目,心情也是比较激动。同时也是感觉到这个任务很重大。当时心里没底。中外合作谁做过啊没有?没有。”
    潘云官清晰地记得那次出访第一次见到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时的场景。
    潘云官:“在那个新加坡的总统府里面,(李光耀)他来会见我们,破格的。互相交流,我们是介绍苏州情况,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他也讲这个项目双方怎么样合作,把它做好。一个桌上吃饭,他请我们吃的。”
    1994年2月26日,中新两国政府正式签订合作协议,苏州工业园则成为中国吸引外资的缩影。然而1997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苏州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也受到影响。潘云官和他的同事们参加了与新方的漫长谈判,终于在2001年1月1日,园区的控股权由新方转移到中方,股权比例由35%调整为65%。
    潘云官:“谈判以后股份就转过来了,表示我们有信心,而且表示我们有诚意,在合资公司亏损的情况下,我来承担大股东的责任。”
    同时,中新两国发布联合公报,宣布园区的发展方向不变,合资公司的性质不变,中新合作的框架不变,园区管委会合资公司对所有外商的承诺不变。
    潘云官:“我们“几个不变”一宣布,那么外商已经在门口排队了,呼呼的进来,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加班加点不需要动员的。”
    粉墙黛瓦的苏州城中,金鸡湖畔和风拂面,绿意浓浓。几十年间,昔日阡陌纵横的农田水乡已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窗口。在潘云官眼中,对外开放就是要甩掉旧体制,开辟新体制:
    “因为老体制的我们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审批制度不适应对外开放,特别是外资准入那套制度根本不适应。我们要办的开发区,就是能够要跟老体制切割开来。”
    栏目曲:用声音记录中国
    首播位置及日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2018年9月27日


记者 解朝曦 景明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2018年9月27日
 

【字号   放大   缩小


改革开放四十年回眸——苏州工业园区的建立


    央广网北京9月27日消息 据央广《难忘的中国之声——改革开放四十年》专栏报道: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多次肯定新加坡经验。此后,中新双方围绕合作开发事宜进行了多次协商和实地考察,最终确定选址苏州,开发现代化工业园区。
    1993年8月,在江苏省对外开放办公室工作的潘云官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随苏州代表团出访新加坡,就中新两国合作开发苏州工业园区项目做前期沟通。
    潘云官:“接到这个项目,心情也是比较激动。同时也是感觉到这个任务很重大。当时心里没底。中外合作谁做过啊没有?没有。”
    潘云官清晰地记得那次出访第一次见到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时的场景。
    潘云官:“在那个新加坡的总统府里面,(李光耀)他来会见我们,破格的。互相交流,我们是介绍苏州情况,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他也讲这个项目双方怎么样合作,把它做好。一个桌上吃饭,他请我们吃的。”
    1994年2月26日,中新两国政府正式签订合作协议,苏州工业园则成为中国吸引外资的缩影。然而1997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苏州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也受到影响。潘云官和他的同事们参加了与新方的漫长谈判,终于在2001年1月1日,园区的控股权由新方转移到中方,股权比例由35%调整为65%。
    潘云官:“谈判以后股份就转过来了,表示我们有信心,而且表示我们有诚意,在合资公司亏损的情况下,我来承担大股东的责任。”
    同时,中新两国发布联合公报,宣布园区的发展方向不变,合资公司的性质不变,中新合作的框架不变,园区管委会合资公司对所有外商的承诺不变。
    潘云官:“我们“几个不变”一宣布,那么外商已经在门口排队了,呼呼的进来,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加班加点不需要动员的。”
    粉墙黛瓦的苏州城中,金鸡湖畔和风拂面,绿意浓浓。几十年间,昔日阡陌纵横的农田水乡已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窗口。在潘云官眼中,对外开放就是要甩掉旧体制,开辟新体制:
    “因为老体制的我们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审批制度不适应对外开放,特别是外资准入那套制度根本不适应。我们要办的开发区,就是能够要跟老体制切割开来。”
    栏目曲:用声音记录中国
    首播位置及日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2018年9月27日

记者 解朝曦 景明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2018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