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潘家斌:创作是“内心的表达”

时间:2018-12-06 09:24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人物简介】
    潘家斌,现任苏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潘家斌曾在中央芭蕾舞团、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担任重要演员。2006年告别舞台后,潘家斌与夫人李莹一起回到自己的家乡苏州,协助苏州文化艺术中心组建了苏州芭蕾舞团,开始了芭蕾创编工作。苏芭建团十一年来,不断在中国芭蕾创编领域寻求突破,打造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人偶情缘》《西施》《胡桃夹子》《卡门》《灰姑娘》《唐寅》等七部不同题材的原创芭蕾舞剧。

    苏州芭蕾舞团最近刚刚完成了《灰姑娘》在卡塔尔的演出。这是我们第二次将中国原创芭蕾舞进阿拉伯世界,机会的垂青源于两年前我们在此演出了原创舞剧《胡桃夹子》,并产生了很好的反响。
    我是地道的苏州人。十一岁时,我被招到济南军区参军,后又被送到北京舞蹈学院,就此与舞蹈结缘。十多年前,当时我还在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任男首席主要演员,夫人李莹在回国期间偶然来到苏州工业园区,当时我们被告知“这里有一个机会”。李莹当时在电话里即对园区给予很高的评价。随后,我们二人又在2007年一同回国——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了园区,它给我的印象完全超出了想象。
    苏州芭蕾舞团成长为如今的模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园区拥有开放包容的土壤。建团十一年来,苏芭走过国内外许多城市,而能像地级市苏州这般拥有专属芭蕾舞团的,实属罕见。苏芭的驻地苏州工业园区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这里开放包容的氛围和环境不但吸引了许多创业者,也同样滋润着舞团的成长。
    最初接触苏芭时,我和李莹主要协助当时的两位总监上课、排练、管理演员等。一年后,两位英国总监辞职回国,我们正式接手了舞团。当时,苏芭可以说是“一张白纸”,除了演员,什么都没有。而我们当时也是在完全未知的境遇下,开始了对舞团发展的探索。因为是从零开始,所以苏芭的每一步都走得比较踏实,慢慢积累作品和经验,找到前进的方向。
    舞蹈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它的舞台呈现不只有演员、动作、情节,更包括了音乐、舞美、服装、灯光、文本以及生活灵感等等。苏芭的演员不到三十人,虽小而精,建团以来,我们不断挑战舞团在人数、资金、资源等各个方面的瓶颈,创作适合舞团的芭蕾舞剧。事实上,一个成熟的芭蕾舞团需要具备多种功能,我很希望苏芭未来能有更多新成员的加入,因为演员多了,才能呈现更加丰富多彩的作品。
    接触舞蹈四十年,从舞者到编导,我对它的感情是很微妙的。作为一门职业,专业性是首要的。无论是作为演员时对身体的了解和探索,还是作为编导后对演员和作品要求的精益求精,我一直以专业的眼光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并以此促成舞团的成长。苏芭一直希望呈现一些让人觉得巧妙的、值得回味的作品。就编导而言,创作是对自己内心的挖掘,以作品传递想说的话。苏芭的作品题材丰富,而且都经过了自我的认知、探索和解读。当每个人都用内心说话,就会形成作品的多样性,最终舞台的呈现也将是特别的。
    较之于十年前,现在的苏芭强壮了很多,这让人欣慰。但对于苏芭的未来,我仍然有一些“野心”。在我看来,一个专业的艺术团应该是非常规范的,每年的工作日程安排也是明晰的,这需要我们与社会环境更多地磨合。我心中对苏芭拥有一个“理想国”的状态,想要达到那样的状态,苏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创作永远是无止境的,我们会继续秉承创新理念,让大家未来看到一个更成熟的苏芭。


文/潘家斌 编辑整理 严春霞
2018年12月6日
 

【字号   放大   缩小


潘家斌:创作是“内心的表达”


    【人物简介】
    潘家斌,现任苏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潘家斌曾在中央芭蕾舞团、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担任重要演员。2006年告别舞台后,潘家斌与夫人李莹一起回到自己的家乡苏州,协助苏州文化艺术中心组建了苏州芭蕾舞团,开始了芭蕾创编工作。苏芭建团十一年来,不断在中国芭蕾创编领域寻求突破,打造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人偶情缘》《西施》《胡桃夹子》《卡门》《灰姑娘》《唐寅》等七部不同题材的原创芭蕾舞剧。

    苏州芭蕾舞团最近刚刚完成了《灰姑娘》在卡塔尔的演出。这是我们第二次将中国原创芭蕾舞进阿拉伯世界,机会的垂青源于两年前我们在此演出了原创舞剧《胡桃夹子》,并产生了很好的反响。
    我是地道的苏州人。十一岁时,我被招到济南军区参军,后又被送到北京舞蹈学院,就此与舞蹈结缘。十多年前,当时我还在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任男首席主要演员,夫人李莹在回国期间偶然来到苏州工业园区,当时我们被告知“这里有一个机会”。李莹当时在电话里即对园区给予很高的评价。随后,我们二人又在2007年一同回国——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了园区,它给我的印象完全超出了想象。
    苏州芭蕾舞团成长为如今的模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园区拥有开放包容的土壤。建团十一年来,苏芭走过国内外许多城市,而能像地级市苏州这般拥有专属芭蕾舞团的,实属罕见。苏芭的驻地苏州工业园区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这里开放包容的氛围和环境不但吸引了许多创业者,也同样滋润着舞团的成长。
    最初接触苏芭时,我和李莹主要协助当时的两位总监上课、排练、管理演员等。一年后,两位英国总监辞职回国,我们正式接手了舞团。当时,苏芭可以说是“一张白纸”,除了演员,什么都没有。而我们当时也是在完全未知的境遇下,开始了对舞团发展的探索。因为是从零开始,所以苏芭的每一步都走得比较踏实,慢慢积累作品和经验,找到前进的方向。
    舞蹈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它的舞台呈现不只有演员、动作、情节,更包括了音乐、舞美、服装、灯光、文本以及生活灵感等等。苏芭的演员不到三十人,虽小而精,建团以来,我们不断挑战舞团在人数、资金、资源等各个方面的瓶颈,创作适合舞团的芭蕾舞剧。事实上,一个成熟的芭蕾舞团需要具备多种功能,我很希望苏芭未来能有更多新成员的加入,因为演员多了,才能呈现更加丰富多彩的作品。
    接触舞蹈四十年,从舞者到编导,我对它的感情是很微妙的。作为一门职业,专业性是首要的。无论是作为演员时对身体的了解和探索,还是作为编导后对演员和作品要求的精益求精,我一直以专业的眼光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并以此促成舞团的成长。苏芭一直希望呈现一些让人觉得巧妙的、值得回味的作品。就编导而言,创作是对自己内心的挖掘,以作品传递想说的话。苏芭的作品题材丰富,而且都经过了自我的认知、探索和解读。当每个人都用内心说话,就会形成作品的多样性,最终舞台的呈现也将是特别的。
    较之于十年前,现在的苏芭强壮了很多,这让人欣慰。但对于苏芭的未来,我仍然有一些“野心”。在我看来,一个专业的艺术团应该是非常规范的,每年的工作日程安排也是明晰的,这需要我们与社会环境更多地磨合。我心中对苏芭拥有一个“理想国”的状态,想要达到那样的状态,苏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创作永远是无止境的,我们会继续秉承创新理念,让大家未来看到一个更成熟的苏芭。

文/潘家斌 编辑整理 严春霞

2018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