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jpg
135.jpg
  
 字.png
135.jpg
   园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科学谋划、精心组织、强力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字.png
135.jpg
  5月15日-16日,2019中新(苏州)金融科技应用博览会在苏州工业园区举行,以“科技...
 字.png
135.jpg
  为全力维护园区消防安全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苏州工业园区自5月5日至8月12日,...
 字.png
135-1.jpg
  5月9日,2019全球人工智能产品应用博览会在苏州工业园区拉开帷幕。本届智博会以“...
 字.png
135.jpg
  4月26日,2019苏州工业园区第九届全民阅读季在园区图书馆精彩开幕。开幕式发布了20...
 字.png
135.jpg
  三月春暖花开,草长莺飞,苏州阳澄湖半岛旅游度假区正是春游踏青好时节。日前,度...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回顾 > 2009年度园区动态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单强:做企业家型校长


    单强小传

    单强,1966年 4月生,江苏铜山人,苏州工业园区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苏州大学历史学博士、北京大学管理学博士,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区域经济、教育经济与管理、高等职业教育。曾荣获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青年教师教学奖,被授予“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江苏省新长征突击手”、“江苏省职业教育先进个人”等称号。兼任比利时鲁汶工程大学董事、国家示范高职建设协作委员会副会长、苏州博士联谊会理事长等职。
    “用明天的科技,培养今天的学员,为未来服务”
    会客厅:单院长好!首先祝贺你在今年的教师节被教育部表彰为“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在全省高校中仅有两人获此殊荣,能向广大读者朋友透露一点获奖的秘诀吗?
    单强:准确地说,获奖的不是我个人,而应该是我们学院。作为院长,我获得了教育部的表彰,这是我个人的荣誉,更是对学院办学业绩的充分肯定。一个学校如果办学声誉不好,院长的口碑再好也不可能得到认可。 2006年,我院在教育部高职高专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中获得优秀;2007年,被评为“江苏省文明学校”,接着,被教育部、财政部确定为“国家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建设计划”立项建设单位,成为全国近1200所高职高专类院校中的“小211工程”学校之一,是在苏高职院校中唯一的一所,也是全国非公办高职唯一的一所。作为一所非常年轻的股份制高校,能够得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的高度肯定,我们非常珍惜这个荣誉。
    会客厅:你们的办学品牌在全国是比较响的,我曾经看到 《南方周末》用一整版特别报道你们学院——《揭秘内地培养外企灰领的 “西点军校”》,很受启发。近年到你们学院参观、交流、学习的来宾很多,几乎所有的职业院校和教育行政部门,都对你们的一些做法和亮点津津乐道,请简要地向我们苏州的父老乡亲介绍一下你们的办学模式新在哪里,好吗?
    单强:感谢读者和广大市民对我们学院的关注和支持。我们学院创办于1997年,它是一所以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为模板、借鉴新加坡、德国等国家的先进职教经验而建立的新型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她直接定位为园区外资企业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技术工人。所以,我们从创办之日起,就树立了“企业的需要,我们的目标”的办学宗旨,遵循“用明天的科技,培养今天的学员,为未来服务”的办学原则,积极借鉴发达国家最先进的办学经验,形成股份制办学、紧密校企合作、国际化三大办学特色,为外资企业培养了大批的一线生产、管理和服务人才,毕业生80%成为跨国公司的技术员、班组长和生产线长等关键技术岗位。现有31个专业,各类在校学生近12000人。是教育部和省教育厅“职教师资专业技能培训示范单位”,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工科教育和产业合作教席”的研究基地。
    什么是“企业型大学”?
    会客厅:校企合作、工学结合是职业教育发展的新趋势,也是难点,你们是如何有效地与企业开展合作的呢?
    单强:我们与3300多家外资企业为邻,这是我们的地缘优势,在全国也不多见,甚至可以说是唯一一所。但光靠地缘优势还是不够的,我们还有体制的优势,那就是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建校以来,我们先后邀请德国博世汽车部件(苏州)有限公司(BOSCH)、芬兰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苏州分公司(NOKIA)、韩国三星电子(苏州)半导体有限公司(SAMSUNG—SESS)、荷兰威特立创能有限公司、美国超威半导体有限公司等16家等著名跨国公司加入董事会,这些董事企业为学院发展提供资金、技术、人才、实习、就业等全方位的支持,仅校企合作共建的实训室就有近90个。另外,和我们长期保持稳定合作的企业超过300家,有近20家企业在我院常年设立奖学金、奖教金,有60多家企业为我们提供兼职教师。在新专业开发调研时我们充分征求企业的意见,在学生“软技能”培养方面我们邀请企业老总宣讲企业文化,学院场馆向企业员工开放,进行频繁的体育交流。这些做法,我们正在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加以整理,准备向兄弟院校辐射。
    会客厅:怪不得你在北京大学的博士论文是关于“企业型大学”。可我还是不能理解,以盈利为目标的企业和与公益为取向的大学怎样才能有机地融合?能具体说说什么是“企业型大学”和“企业家型校长”吗?
    单强:“企业型大学”又叫“创新型大学”,起源于1965年建立的英国华威大学,曾引起欧洲一些大学的转型热潮。1997年11月,欧洲创新型大学联盟成立,包括了丹麦、葡萄牙、西班牙、瑞士、法国、德国、芬兰、英国等国11所新兴大学。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著名高等教育学和社会学教授伯顿·克拉克敏锐地捕捉到大学转型的信息,于1994-1996年十次访问欧洲,深入研究英国、荷兰、瑞典、芬兰5所大学运营案例,于1998年出版了专著,围绕大学转型的五个要素,总结出了20世纪晚期大学对多样、复杂的社会需求所做出的积极反应,提出大学发展的未来形态是按企业化方式运作的新大学——“企业型大学”,该书被誉为欧洲大学革新的“圣经”。他认为强有力的领导核心、拓宽的事业组织、多元的资金来源、卓越的学术群体、整合的大学文化是企业型大学最明显的五个特征。普通大学通过领导力建设、组织机构延展、社会服务提供、核心专业建设、创新文化培育等五个主要路径向企业型大学转变。企业型大学理论为我们审视中国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目前,中国高职教育面临着世界制造业转移、工业化转型、城镇化进程加速三股力量的严峻挑战。我国技术工人的结构与跨国公司的需求相距甚远,职业教育无法适应新型工业化对劳动者素质的技能要求。产业升级换代,促使劳动者结构从“体力型”、“经验型”向“技能型”、“智能型”转化。这些问题的存在是挑战也是机遇,怎样在观念、制度、技术层次进行深刻变革,就成为摆在政府、学校、企业面前的严峻话题。当前,政府和社会各界齐心协力支持职教、发展职教的良好环境史无前例,职业教育能否振兴,关键还是职业院校如何充分发挥教育主体的作用。根据伯顿·克拉克企业型大学的理论,我认为新型高职院校应导入企业家精神,建立法人治理结构,有效借鉴现代企业管理的方法,走紧密校企合作之路,追求办学绩效,持续不断地满足客户需求。
    当然,“企业家型”校长不是一种称号,更不是一种荣誉,而是代表着一种理念和思想。他应该以人为本,把学生当做客户,做好服务工作,并持续不断地改进工作。我们以企业家的精神建设和管理我们的团队,倡导敬业爱岗,培养创新精神,营造创新氛围,探索创新实践,传播创新成果,实现办学社会效益和人才效益的双赢。
    更看好能够设法解决问题的学生
    会客厅:我去你们学院采访的时候,发现你们学院教师以年轻人居多。年轻当然是财富,但同时,也常常会存在经验方面的不足。最近,温家宝总理亲自到中学里听课,并提出“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你是怎么看的?
    单强:我们的专业教师平均年龄不足35岁,不仅充满活力,而且很有朝气,很有创造力。我们的校风也是“IVT的活力,来自我们的创造力”(苏州工业园区职业技术学院简称IVT)。敢想敢做,敢于面对新问题、新挑战。我们要求教师注重细节,倡导“细节决定品质”;培养学生良好的行为习惯,倡导“让优秀成为习惯”,从而共同铸就“好学敬业、德高技强”的校训。
    职业院校的办学,对教师的综合素质要求更高、更严。常言所说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在职业院校教师身上得到充分印证,自己没有“一桶水”,就不可能给学生“一杯水”。早在办学之初,我们就认识到了师资队伍的重要性,所以一直把精干、高效、活力、创新、技能作为教师选拔的首要标准。学院始终坚持面向全国公开招聘教师,面向企业招聘能工巧匠,看好企业工作经历,看好从业经验,凭借独特的工作氛围吸纳优秀人才。因为我们的教师不仅为学生上课,而且还肩负着为全国各地职业院校培养国家级骨干教师、为全省职业学校骨干教师进行“四新”培训的特殊任务,所以,我们一直非常重视依托行业领军外资企业,通过大力推进企业工程师招聘计划、企业访问工程师计划、校内讲师工程师互转计划、校企讲师工程师互聘计划、全员海外项目制培训计划,教学团队的国际化水平得到持续提升,工程化背景得到不断强化,努力打造专兼结合,融双语教学、实训指导、项目开发为一体的“三维复合型”专业教学团队。
    会客厅:教师的优秀、设备的精良,最终要落实到人才培养质量上,从你们学生的就业情况来看,什么样的学生才能受外企欢迎?你认为面对激烈竞争,中学教育应该做哪些调整?
    单强:我们每年对毕业生都跟踪调查,非常关注企业人才需求标准与学校人才培养标准之间的对称。外企对毕业生的要求是多维的,态度、知识和技能三者要均衡发展,尤其是态度。企业对既会熟练操作,又能沟通、协调,既有生产现场管理能力,又有一定领导能力、创新能力的学生比较欢迎。我非常喜欢敢于提出问题的学生,同时更看好能够设法解决问题的学生。只知道接受老师的知识和技能的学生,不是最好的学生,敢于创新、勇于实践的学生才是企业和社会真正需要的人才。
    受多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目前的中学教育普遍存在重知识学习、轻态度和能力培养等方面的不足,这些缺陷并不影响他们考取较好的大学,但却对他们接受大学教育产生一定的影响,最终还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就业和成长。所以,我建议中学教育也要重视培养学生的综合人文素质,培养他们成人成才的“软技能”。
    “橄榄”最精的部分就是“灰领”群体
    会客厅:你从事职业教育8年来,更多地与技术和企业打交道,感觉这和以前书斋式的学者生活有什么不同?
    单强:应该说有很大的不同。过去的生活就是看书、教书、写书,只管该不该做,不太考虑能不能做,书生意气比较浓厚。经过近年管理的磨练,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不但要考虑该不该做,还要想办法把该做的事情做成,这就需要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当然,从我的性格来看,我仍然十分喜欢书斋式学者生活的那份纯粹,所以你看我的办公室摆满了书,我有空就看。正是良好的学习习惯,使我很快从职业教育的外行转变为一个内行。我也喜欢和同学交流,经常找时间为他们开讲座。每个同学都有我的手机号码,在我看来,学生是我最重要的服务对象。
    会客厅:我看到一篇文章说,随着技术的进步,美国蓝领工人在消失,在蓝领和白领中间,有一个“灰领”在崛起。那么,苏州产业结构的升级和创新型城市的发展,是否也需要这样的人才?
    单强:从当前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现状看,生产、服务、管理一线人才缺乏是普遍现象,这将是未来20年我们必须面对的主要问题。从中国劳动力的整体结构来看,目前是呈上小下大的“金字塔”形。在前几年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占主流的经济发展初期,确实需要大批综合素质要求不高的劳动者从事简单、机械、程序化的操作性工作,但随着生产技术的不断提高,这部分人力的需求将会呈几何级数大幅递减,使劳动力结构“金字塔”下端变小,最终变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形”。这个“橄榄”最精的部分就是“灰领”群体,而培养“灰领”的主体就是高职院校。
    苏州目前同时面临产业结构升级和创新型城市发展两大课题,她需要的不仅是人才的数量,更重要的是人才梯队,既要有高精尖的研发人才,要有丰沛的技术工人,更要有实现研发人员设计的“灰领”,这是承上启下的中间力量。

 

《姑苏晚报》2009年10月18日

记者 刘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