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唯亭样本:农民入股富民合作社,年均收益率达12%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平整宽阔的道路旁分布着绿化带,苏州工业园区的早晨宁静而清新。沿着至和西路驶入唯亭街道,生活广场、酒店、银行在这里一应俱全。
    每天早上7点,下午5点左右,一辆辆班车往返在工业园工厂和社区的集体宿舍区的道路上,外来务工人员成群涌入上下班高峰潮。到了晚上,饭店餐馆好不热闹。 
    而20年前,这里不过是苏州最传统的农业区——苏州郊区的娄葑及原吴县所辖的跨塘、唯亭、胜浦、斜塘五个乡镇。当年唯亭还是个小镇。

2004年,苏州工业园区,华硕电脑主板生产流水线上的工人。 IC 资料

    “20年前来这里的时候,只有一条街道,是乡村集市,其余都是田间小道和湖塘,哪里能想到这里的农民能过上今天的幸福日子呀。”行驶途中,出租车司机王新(化名)不由对记者感慨道。 
    王新上世纪80年代出生,是苏州老城区地地道道的市民,已经成家的他现在仍和父母住在市区的一套房子。王新说,“现在苏州最幸福的是园区的农民,每家每户都是两套以上的房子,自己住一套租出去一套,然后在厂里打打工,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 
    根据唯亭街道官方提供的资料,通过提高征地补偿、安排就业、允许失地农民入股富民合作社等举措,2012年全街道动迁居民人均年收入达到2.6万元、地区生产总值突破360亿元、地方一般预算收入达23.2亿元,位居苏州市街道(乡镇)第五位。唯亭俨然已成为城镇化的一个成功样本。 
    专为农民而设的“创业孵化基地” 
    原先的唯亭镇位于苏州市中心城区规划范围内东北部,行政管辖面积80平方公里。 
    1994年5月,中国新加坡苏州工业园区成立。由此,苏州工业园区所在地的原传统农业区——苏州郊区的娄葑及原吴县所辖的跨塘、唯亭、胜浦、斜塘五乡镇,被纳入了征地动迁范围。2005年跨塘、唯亭两镇合并。2012年12月,苏州工业园区宣布,撤消唯亭镇设唯亭街道(编注:为方便表述,下文唯亭镇和唯亭街道统一称为唯亭)。 
    记者见到姚伟民时,他刚和外地工人结完工资,开车回到蠡塘西路的唯亭富民创业园孵化基地。姚伟民曾是原跨塘镇(后和唯亭镇合并)的一名村民,得益于政府的帮助,如今他已是一家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老板。尽管这两年经济不够景气,姚伟民的生意也少了很多,但在他看来,日子过得还算踏实。姚伟民身穿一件黄褐色皮衣,腋下夹着一个大皮夹。 
    他的建筑安装公司有两间办公室,一间是给工人的办公地,里面一间是他的私人办公室。办公室里并不大,但是格调采用红木色风格设计,办公桌和地板干净整洁,黑色的沙发柔软舒适,室内还放着一尊琉璃塑像。 
    在征地之前,姚伟民曾是原跨塘镇范庄村的村会计。和其他青壮年失地农民一样,姚伟民也同样面临再就业问题。 
    姚伟民曾学过一些安装工程技术,最开始是带着几个同乡在外面单包工程,业务慢慢做大了,姚伟民希望自主创业把规模做大,却没有厂房和资本。
幸好针对在安置动迁中失去生产场所的农村传统家庭及作坊户,唯亭先后规划建设了10万平方米的富民作坊创业园,以优惠的租金提供给作坊户设立围巾加工、衣架生产、工业配套等生产场所。由此,姚伟民2005年到了创业园,后来成立了装饰公司。 
    姚伟民当时以不满10万元钱起家,以一间厂房为根据地,带着十几个失地村民,在苏州本地跑安装业务。“政府每月象征性按5元钱一平方米收取厂房租金。”到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家公司,年平均营业额500万,盈利可达50万。 
    据了解,孵化基地集聚了环保设备、仪表车床等各行业的创业农民,也为创业者提供了一个交流平台。创业的失地农民可在孵化基地享受到创业公积金补贴、免息小额贷款、租金补贴。 
    和许多转变为工人的农民相比,姚伟民已经是老板,显然要幸运一些。不过,姚伟民说,“农民要是能勤勤恳恳地过日子,是不会贫穷的。” 
    唯亭似乎也并不缺少工作机会。 
    按照官方提供的资料,2011年,唯亭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超过300亿元大关、地方一般预算收入接近20亿元大关、实际利用外资达到3亿美元大关。目前,唯亭范围集聚TFT-LCD配套生产企业120多家、电子信息类企业超过500家,基本形成了以TFT-LCD配套产业链为特色的优势产业基地。建成智能产业园等一批新兴产业重大载体,初步形成30多家的生态环保产业集群区和40多家的新能源、新材料产业集聚带。 
    唯亭通过招商引进多家企业进行扶持,目前已经有江南家捷、春兴精工、禾盛新材三家上市公司。唯亭镇表示,初步打造中国资本市场的“唯亭板块”,做到3-5年内全镇至少10家企业完成上市,上市后备企业始终保持20家左右。 
    此外,针对工厂企业所需的保安保洁等岗位需求,唯亭镇先后组建镇物业公司、农服中心、环卫站等镇级物业服务单位,控制好城市发展中的保洁、绿化、保安等公益岗位,优先配置给年龄偏大、文化水平较低的“4050年龄段动迁居民”以及老龄、低保、残疾等弱势群体家庭,近年来累计提供公益岗位超过4000个。 
    重要的房租收入 
    除了工资收入,王新口中提到的住房租金则是唯亭居民让其他苏州人眼红的重要收入来源。 
    随着经济发展和外来人口集聚,唯亭的外地居民已达23万,而本地居民才6万,外来人口大多为外来农民工,在园区的工厂里打工,其中大多又选择了租房居住。 
    年近古稀的老罗头发已经斑白但神情却很悠然,现在的日子非常清闲,不需要为不能种地而担心。现在他每月可以领到630元的安置保养费。目前,68岁的老罗是社区的志愿者,他的工作便是看管好公寓的公共设施,给老人放喜欢的电影。 
    而更关键的是,2004年那年,老罗一家拆迁分到了四套房子,两套大户各近100平方米,两套小户各60平方米左右。老罗下面两个儿子每家各住一套,老罗和老伴老两口跟儿子轮流住,另外两套房子出租出去,每月能拿到2000元的租金收入。 
    2012年6月30日,唯亭发布的一份工作文件显示,“拓展物业增收渠道,力争2012年底前辖区拥有房租收入的房东家庭累计达到7000户、占总户数30%,多余动迁房出租率保持87%以上,平均每户年房屋租金收入超过1.5万元,促进房租收入成为稳定动迁居民增收的一个重要保障。” 
    此外,随着城市的发展,居民自有房屋的价格也出现较大涨幅。2008年,姚伟民的动迁房青剑湖社区刚造6栋楼,当时来了很多外来人口,住在车库里面自己再开店,卫生和食品安全都很差。青剑湖社区为配套生活设施启动便利店、超市等休闲场所招标。姚伟民的妻子便在青剑湖社区开起了便利店,每年收入有5万多。 
    在姚伟民所在的青剑湖社区,老人们在城市里享受着天伦之乐。在整齐规划的青剑湖的一栋公寓楼,室内整洁明亮,20多位高龄老人安静地坐在一楼的放映厅看着《穆桂英》戏曲。这些老人是原来跨塘镇上的村民。公寓楼的二楼设置了老年人休闲中心,宽敞的室内光明透亮,里面设有电视以及五六张按摩沙发。 
    随着配套设施的完善,目前青剑湖社区房价也仅略低于苏州工业园商业中心房价,已经高达9000元左右。 
    入股富民合作社最高限额5万 
    对于姚伟民一家来说,每年还有另外一笔财产性投资来源。那就是唯亭开展的富民合作社分红。 
    据介绍,苏州部分地区目前有三大合作社模式,包括土地股份合作社、社区股份合作社和农业专业合作组织。以土地股份合作社为例,由农户自愿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而组建,按年享受每亩600元到1200元不等的股红分配,依据土地利用规划,通过对内或对外公开招标落实经营主体,发展现代农业或从事二三产业,俗称“土地分红”。 
    在土地分红的基础上,唯亭为保证失地农民持续增收,还由政府提供优惠土地资源,吸纳失地农民自愿入股,投资建设富民载体(店铺、厂房均可),载体出租后租金分红来实现富民。 
    2004年,唯亭组建了苏州市第一个镇级富民合作社,参股股民4000多户、吸纳股金1.5亿元,建成富民载体18万平方米,成为目前全市单个规模最大的富民合作组织。 
    2007年,唯亭组建了苏州工业园区第一家村级专业富民合作社——浦田打工楼合作社。 
    2008年,唯亭组建了苏州工业园区第一家行业富民合作社——唯唯亭亭大闸蟹富民合作社。 
    2011年,唯亭组建了苏州工业园区第一家劳务合作社——阳澄湖村新澄劳务专业合作社。 
    目前唯亭各类富民合作组织累计达73家、吸纳股金5亿元,入股股民1.3万户、占总户数超过60%,户均年分红6000元,唯亭富民合作社在“组织个数、载体规模、股民人数、股金总量”等方面均在苏州市乡镇处于领先地位。唯亭累计建设社区富民载体40万平方米,社区年平均收入突破800万元,年收入超过1000万元社区达到6个,占社区总数三分之一。 
    唯亭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唯亭失地农民每户可以最高5万元入股,投资期限不限,且可转让。姚伟民一家也成为了该项政策的受惠者,他的妻子以5万元入股唯亭富民合作社,从2005年至2012年年均收益率为12%,也即每年分红6000元。 
    2012年,唯亭组建了苏州工业园区第一家富民合作联社——唯亭富民集团。由全镇14个社区股份合作社、18个社区富民投资公司、镇集体资产经营公司、唯唯亭亭阳澄湖大闸蟹专业合作社共34个单位,共同出资成立园区第一家富民集团——唯亭富民集团,总注册资本19亿元,集团下设唯亭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唯亭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唯亭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三大子公司,推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 
    2012年6月30日,唯亭政府一份工作文件显示,“拓展股份增收渠道,力争2年内参股各类富民合作组织的本籍居民户数累计超过1.5万户、占总户数70%,人均年股金分红超过8000元,股份收入占动迁居民年均收入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成为居民收入中最稳定、最基础的支撑部分。”


记者 刘欣
《东方早报》2013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