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流淌在音符间的“快乐”夕阳红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第一次听湖西乐爱合唱团排练,是跟着本届金鸡湖合唱艺术节总导演“挨个儿”现场指导的时候,对于乐爱的表演,导演的指导听起来更像是“吹毛求疵”。从排练教室走出来的时候,跟在导演身边的小姑娘忍不住说了一句,“唱得真好,声音刚出来就把人抓住了。”

    对于苏州工业园区湖西社区的这一支“民星乐团”来说,参加本届金鸡湖合唱艺术节早已不是第一次的历练。在这之前,首届金鸡湖合唱艺术节、CCTV-15《歌声与微笑》栏目,甚至是维也纳金色大厅,这是一支早已声名在外的“夕阳红合唱团”。
    关键词一:草根
    从“小家”走出去的合唱团
    偌大的排练教室里,每一个人都专注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或站在舞台中央深情并茂,或坐在台下仔细观摩。在这支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中老年合唱团里,你的所见与所知看上去似乎并不成正比。
    “当你听了他们唱歌,再看一看他们本人,你一定会惊讶:咦,这一群人,他们的精神状态怎么会这么好?”这是乐团指挥李秋莎对乐爱的评价,而这也是乐团最初打动她的地方。
    追溯来说,乐爱的“起步”其实很早,这就不得不提到合唱团的核心人物——团长葛云云。还在2007年的时候,乐爱的雏形就已经显现,当时大家的合唱集聚点不约而同地放在了葛云云的家里。在乐爱合唱团里,年龄最大的团员今年已经79岁了,他叫张祖望,是葛云云的先生。
    “因为她喜欢嘛,所以我就陪她唱。”张祖望告诉记者,最初,16个志同道合的“老朋友”经常不定期地去他家排练。他会帮忙打下手,搬搬椅子,考虑位置如何排列,一直到后来家里的空间承载不下,这才找了社工委,也成立起正式的社团,排练地点后来也一直固定在了社工委。“我们都是些退休了的普通居民。大家住在湖西,又都喜欢唱歌,于是就聚集起来了。”

    关键词二:真诚
    用真诚打动“伯乐”
    葛云云在年轻时就很喜欢唱歌,等到退休以后,办一个合唱团成为她最大的梦想。从起步之初,16人的小团体现在已发展为人数近70的大队伍。但是合唱,所求的不是人多,一个好的指挥是整个团队的灵魂。
    “李秋莎的名字对我们来说再熟悉不过,但是因为名气太大,我们一开始根本不敢请她来当我们的指挥。”提到这一段的时候,当时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2011年,乐爱合唱团邂逅了他们真正的伯乐,——苏州音乐家协会合唱学会副会长李秋莎,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三任指挥了。
    遇见纯属偶然。在一次大型活动中,葛云云不经意间听到李秋莎与朋友间的一小段对话,葛云云抓住了“核心”——李秋莎平时的时间并不忙碌,这代表了一个机会。通过熟人介绍,两人见了面,葛云云用“一见钟情”来形容李秋莎与乐爱的关系。“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我们的请求,大家甚至还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李秋莎向记者回忆,这支纯粹由民间走出来的合唱队伍,打动她的就是真诚。“我见过很多合唱团。但是乐爱,他们所有人对音乐那种纯粹的热爱,他们彼此间的凝聚力,打动了我。这是一支有梦想的团队。而他们所缺乏的,只不过是经验和方法。”声音不是问题,乐爱与李秋莎的“牵手”很快拍板。

    关键词三:快乐
    用“情”唱 将“快乐”表达
    张祖望向记者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他说他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唱歌能分泌一种让人觉得快乐的激素。对于这一说法,他深信不疑。“从一开始支持爱人,到现在我也能发自内心地全情投入到唱歌中去了。”这种快乐可以是居家时随意哼一支小曲,是自己慢慢琢磨后悟透声音与合作间的奥秘,甚至可能只是每周一次那个最让人期待的排练的下午。
    在乐爱,一种近乎苛刻的“守时观念”成为团队的另一个“不可思议”。两点开始排练,但往往在一点钟,团员们就已经全部到齐。
    “我们已经习惯了享受这个令人愉快的下午。提前过来,不同的声部依次练习,这已经成为我们的自觉要求了。”李阿姨今年67岁,在加入乐爱以后,每个排练的午后成了她“夕阳红”生活中最充实的部分。
    而像这样的故事,在乐爱还有很多。刚做完手术捂着伤疤也要来听排练的严老伯;自知无法登台,心甘情愿“退居”后勤只为不脱团的古稀老人郭重新;自费掏腰包,去国际合唱节,去维也纳,只为开开“合唱眼界”的一次又一次远行……对乐爱的每一位成员来说,“合唱”就像是一个圆,把大家“团”在一起,而这圆的圆心就是“快乐”。
    “我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不求名利。快乐地唱,这是我们的初衷,也是我们坚持走下去的唯一理由。”葛云云这话说得坚定,更是发自肺腑。


编辑 严春霞 摄影 王宇婷
2013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