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一部《私人订制》告诉你 苏州工业园区不只是属于工业的园区
影视植入 为景区打开一扇窗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正在热映的电影《后会无期》捧红了舟山东极岛,《爸爸去哪儿2》又引爆了暑期亲子出游热……影视剧植入景区旅游宣传的常规手段,东极岛不是先例。一直以来,苏州影视文化就是个大富矿,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满意不满意》,捧红了苏州餐饮文化,到《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橘子红了》,苏州的山山水水频频登上大银幕,苏州人早就尝到了影视植入的甜头。今年贺岁档,一部《私人订制》,更是为世人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苏州工业园区。今年五一央视调查显示,苏州工业园区成为国内游客最想去的旅游目的地。《私人订制》功不可没。

    一部《私人订制》园区得到了啥?
    这几年,苏州工业园区在 《单身男女》、《千金归来》、《康定情歌》等国内影视剧中频频露脸,但最成功的一次,要数登上了2013年底冯小刚贺岁大片《私人订制》的大银幕。
    影片三分之一的镜头留给了苏州工业园区,李公堤、桃花岛、东方之门、摩天轮、月光码头、文博中心、重元寺,这些标志性景观,随着剧情发展,娓娓道来。
    这次植入影视剧,园区酝酿已久。早在2012年初,园区就想把城市形象宣传植入到名导演的作品中,因为与华谊兄弟的良好关系,他们把目标锁定冯小刚。当时,冯小刚正在筹拍贺岁片《1942》,苦于“文不对题”,这次植入只能作罢。直到之后,冯小刚筹拍 《私人订制》,这才有了下文。通过华谊兄弟的推荐,冯小刚在苏州工业园区看过景后,立即拍板把第一个故事的取景地放在园区。苏州工业园区宣传(精神文明)办公室主任姚文蕾告诉记者,合作方式是景区花钱买植入,剧组在电影中融入园区金鸡湖景区、阳澄湖半岛等城市风景进行宣传。初衷是,借助有影响力的导演、作品,宣传城市形象,告诉大家,苏州工业园区不只是属于工业的园区,更是一座靓丽时尚的宜居城市。
    景点选择完全是由冯小刚定夺。为了一个与剧本匹配的场景,几乎把园区所有角落都跑遍了。无论是冯小刚,还是景区,都追求植入的自然。姚文蕾说,影片直接带来的经济效益,恐怕很难计算。但对于工业园区城市形象的提升,商务旅游的发展,肯定是有所帮助的。就这点来说,植入的效果还是达到了。
    事实上,影片上映后,园区在景区管理上没有放松,后续跟踪宣传也及时到位。园区知名度迅速攀升,金鸡湖景区迅速晋升国内热门景点,在“五一”小长假的央视调查中,位列游客最想去的旅游目的地。
    2012年7月,总面积11.5平方公里金鸡湖景区,获批成为全国唯一的以商务旅游为特质的国家5A景区。依托金鸡湖景区等品牌载体和资源,园区每年都要举办国际半程马拉松、端午龙舟赛、金鸡湖艺术节、春到湖畔等品牌旅游文化节庆活动,打响了苏州电博会、创博会等一批商务会展品牌,通过这一系列活动,的确吸引了不少游客,“我们今后也将继续坚持这样的营销方式。”姚文蕾说,《私人订制》后,不少剧组也主动找到他们,抛出橄榄枝。合作方式很简单,园区提供食宿、场地、车辆等服务,剧组在影视剧中融入园区城市形象。
    根据对2014年重点活动期间金鸡湖景区相关商家的初步测算:游客接待量平均环比增长20%左右,酒店营收增长30%左右,餐饮企业营收增长15%左右,零售业营收增长5%左右。
    从《满意不满意》开始的故事
    2500年的姑苏城,素来很有镜头感。上世纪六十年代,当得月楼只是历史上一笔“虚拟人物”时,电影《满意不满意》便以其为题,拍摄了一部轻喜剧。1982年4月25日“得月楼”恢复,并移址苏州繁华中心太监弄,一年后,一部叫《小小得月楼》电影的上映,则真正捧红了得月楼以及苏州的餐饮业。故事讲述了改革开放初发生在苏州的一系列故事:苏州是旅游胜地,可午餐时间游客总是排了很长队却没有饭吃。得月楼饭店的团支部书记毛头看到这种情况,与乔乔等年轻人们商量在旅游点开办“小小得月楼”。
    之后,《大嘴妹吃煞太监弄》、《姑苏第一街——醉月飞觞得月楼》也在得月楼拍摄。科教片《莲藕》、《美食家》、《明月几时圆》、《裤裆巷风流记》、《姑苏水巷行》等影视片,都有得月楼的镜头。
    2002年新春前后,周迅主演的25集电视连续剧《橘子红了》,在央视、江苏台及苏州荧屏播放,这部反映清朝末年江南小镇上,传统女性反抗封建婚姻制度的悲怆曲折故事的影片,很快受到电视观众的喜爱与好评。更让苏州人惊喜的是,影视中的深宅大院有点眼熟。嘿,那不是陆巷的惠和堂吗?没错,《橘子红了》确实在这里取过景,惠和堂一旁的花岭巷里,还留下了周迅放风筝、坐花轿的踪影。
    “电视剧播出后,陆巷就一下子红了,当年的游客量就翻了好几番。”东山镇旅游开发公司方面告诉记者,景区里人山人海并没有让他们高兴多久,随之而来的就是接待能力严重不足的矛盾。在推动旅游发展和吸引游客方面,陆巷村做了许多有益尝试。他们迅速研究策略,从古村保护和提高游客舒适度的角度出发,一方面对暴增的游客限时限客,保证景区内游客不超过最大承载量;另一方面,着手制订古村旅游发展的长期规划,在保护好古村原始风貌的同时,增加景区核心吸引物,提高服务接待能力。
    之后,陆巷古村成为了导演镜头下的常客,《画魂》、《半生缘》、《新乱世佳人》、《红粉》、《大清徽商》、《小城之春》、《凤穿牡丹》……虽然,游客络绎不绝,但陆巷依然保持着古朴风貌、远离尘嚣。
    中国电影家协会同里影视摄制基地1999年4月揭牌,中国电影金鸡奖评奖基地2006年8月永久落户金鸡湖畔,费穆、顾长卫等新老导演从苏州走出,顾也鲁、刘嘉玲、韩雪等不同时代演员在苏州出生,《美食家》、《大红灯笼高高挂》等影片由苏州的作家原创……一切的一切,让苏州与影视结下不解之缘,也让大家通过荧幕,领略了苏州的自然风光、历史人文、城市精神等等。
    并非所有植入都能够见效
    毫无疑问,借影视植入,景区完全可能一夜走红。然而,植入的成败也大有学问。对此,姚文蕾很有体会。
    首先,对影视播映效果的预判是必须走的第一部。植入的内容,更在于内涵。在《私人订制》中,我们不仅看到了金鸡湖大酒店、李公堤、重元寺、“鸟巢”,我们更是通过这些旅游景点的镜头,看到了浓郁的苏州风味,苏州的“特色餐饮”、“时尚娱乐”、“养生休闲”等多项具有苏式味道的生活,从而产生了“看一场电影,做一次深度旅游”的效果。这才是“旅游植入电影”的本意。
    业内人士也提醒景区,在植入影视剧前,要冷静思考景区和影视剧能不能无缝对接,景区和电影的格调是否相符,能否带来正面的效果。植入最好在剧本阶段就介入,这样才能做到剧情与场景的完美结合,因为生硬的植入或者植入不到位,对于景区反而是一种伤害。
    最后,有效的后期再开发,是将影视植入的轰动效应发挥到极致的重要一环。
    前不久,重庆武隆景区正式起诉好莱坞影片《变形金刚4》制片方,索赔2080万元。据报道称,武隆景区与《变4》片方签订“合作协议”,并垫付了后者在武隆景区的拍摄费用,还依约向后者支付了合同款人民币480万元,但播映的电影并没有达到他们理想的效果。武隆景区的遭遇告诉我们,不是所有的植入都能见效。


记者 林琳 张鹏
《城市商报》2014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