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社区组织的活动能精准送达到楼道的载体很少——
如何打通小区邻里间的“最后50米”?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去年12月,苏州工业园区欧典社区正式试点“门外邻里情-楼道文化建设项目”,目的就是打通小区邻里间的“最后50米”,将每幢楼的居民关系凝聚得更紧密一些,微笑更多一些。虽然项目启动不久,但作为一种有益尝试,居民们都期待能够取得良好效果,从而真正打破“都市冷漠症”的坚冰。

同一楼道的家长和孩子参加活动

  邻里间的情谊缘何难觅踪影
  “我已经生活了三个小区,真的很难找到邻居之间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今年52岁的倪新生是园区一个小区居民。6年前,他与老伴吴玉华跟随女儿来到苏州生活。6年来,他们从相城区搬到古城区,再从古城区搬到园区,但这么多年来,倪新生感触最深的就是“没有老家农村里那种走家串户的感觉”。尤其是楼上楼下的邻里之间,基本是回到家“门一关、各过各的日子”。这让从农村来的倪新生内心非常不舒服。
  在倪新生眼中,城里人的文化素质高,见识广,所以,“邻里之间更应该像好朋友一样相处”。不过,在城里生活了6年之久的倪新生,始终没有找到邻里之间那种见面微笑、互相问好、串门走户的感觉。问题出在哪里呢?“一幢楼里的居民基本没什么活动平台,所以,也就没有太多接触。”倪新生说出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现在很多街道和社区都在为邻里关系组织各种活动,但参加互动活动的居民比例非常有限。某小区社工小陈告诉记者,像他们小区,共有1080户家庭,然而每次搞活动,即使每个通知贴到楼下大门,还是没有多少居民参加。“年轻人要上班,他们下班我们也下班了,白天参加活动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大家都“关起门来过日子”,邻里之间肯定缺少了互动和信任,也就难免“冷漠症”的发生了。
  打通“最后50米”的有益尝试
  与倪新生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欧典社区的居民罗建成。“社区组织的活动只在社区层面,我们各个楼道能够有几户居民参加就非常不错了,而楼道才是小区里最基本的单元。”罗建成说,一个楼道里的居民都没有互来互往,何谈整个小区的邻里关系呢?
  罗建成告诉记者,他是一名上班族,平时社区里有什么通知,基本只贴到楼下电梯口。现在不少小区里近50米高楼比比皆是。但这50米长的距离内难住了社区和街道,虽然有活动,但大家参与度不高。“我也觉得每个楼道应该建一个平台,让大家沟通交流。”罗建成欣喜地表示,从今年1月份开始,欧典社区的社工开始在楼道内“摆摊设点”,邀请楼道内的孩子们参加楼道活动。
  孩子与孩子熟悉了,有了玩伴;孩子又带着家长,家长与家长之间也就熟悉了。令罗建成非常满意的是,以前,他在电梯里看到一些邻居,相互之间也都微笑而过,但相互交流沟通的机会几乎是零。但自从他跟着女儿参加了一次楼道绘画活动后,他就已经认识了楼上三户居民和楼下四户居民。而且都留下了电话,并知道这些邻居的工作岗位。就在3月21日,他在女儿的要求下,还和楼下的杜先生、周先生三户家庭相约到东山自驾游了一次。现在他们三家的小孩子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大人也成了好邻居。
  期待邻里情正常回归
  “除了打通动脉血管,毛细血管也要打通,身体才能健康。”昨天,欧典社区主任汤敏莉对社区邻里关系作了这样一个比喻。
  汤敏莉说,目前不少社区已经意识到邻里关系的关键点在楼道。楼道就像人体组织的毛细血管,现在社区组织的活动比较多,但直接提供给某一楼道居民活动的载体却很少。因此,欧典社区从2014年7月开始,邀请社会组织对居民邻里关系进行了调查,发出问卷114份,收回106份,其中,“向往小区邻里关系更融洽”的占90%;“想参加社区活动,但又找不到平台”的占到96%。说明居民想参与社区活动的积极性比较高,但没有相关的活动载体。在前期调研下,2014年12月,欧典社区启动“门外邻里情-楼道文化建设项目”,主要在1、5、6、18、19幢居民楼试点“楼道文化活动”,打通邻里之间的“最后50米”交流障碍。现在,除了社区、业委会、物业这些“大动脉”保持沟通顺畅外,还要由社会组织逐步在每幢楼举办各种活动,让一幢楼的居民真正熟悉起来,能够相互来往,从而打破“冷漠”。
  汤敏莉说,由于“门外邻里情-楼道文化建设项目”刚刚启动不久,从目前情况看,有一定效果。但还有很多现实问题和不足,他们也在不断摸索前行。最终结果如何,还难下定论。“我们希望能取得更好的结果。这样能让居民期待的邻里情回归正常。”汤敏莉说。
  下期预告:4月1日,本报记者将走进高新区狮山街道狮山社区。你如果有什么话题需沟通,可关注本版微信“弄堂社”或直接与记者面对面交流。


记者 张登峰
《姑苏晚报》2015年3月31日
 

【字号   放大   缩小

社区组织的活动能精准送达到楼道的载体很少——
如何打通小区邻里间的“最后50米”?


    去年12月,苏州工业园区欧典社区正式试点“门外邻里情-楼道文化建设项目”,目的就是打通小区邻里间的“最后50米”,将每幢楼的居民关系凝聚得更紧密一些,微笑更多一些。虽然项目启动不久,但作为一种有益尝试,居民们都期待能够取得良好效果,从而真正打破“都市冷漠症”的坚冰。

同一楼道的家长和孩子参加活动

  邻里间的情谊缘何难觅踪影
  “我已经生活了三个小区,真的很难找到邻居之间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今年52岁的倪新生是园区一个小区居民。6年前,他与老伴吴玉华跟随女儿来到苏州生活。6年来,他们从相城区搬到古城区,再从古城区搬到园区,但这么多年来,倪新生感触最深的就是“没有老家农村里那种走家串户的感觉”。尤其是楼上楼下的邻里之间,基本是回到家“门一关、各过各的日子”。这让从农村来的倪新生内心非常不舒服。
  在倪新生眼中,城里人的文化素质高,见识广,所以,“邻里之间更应该像好朋友一样相处”。不过,在城里生活了6年之久的倪新生,始终没有找到邻里之间那种见面微笑、互相问好、串门走户的感觉。问题出在哪里呢?“一幢楼里的居民基本没什么活动平台,所以,也就没有太多接触。”倪新生说出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现在很多街道和社区都在为邻里关系组织各种活动,但参加互动活动的居民比例非常有限。某小区社工小陈告诉记者,像他们小区,共有1080户家庭,然而每次搞活动,即使每个通知贴到楼下大门,还是没有多少居民参加。“年轻人要上班,他们下班我们也下班了,白天参加活动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大家都“关起门来过日子”,邻里之间肯定缺少了互动和信任,也就难免“冷漠症”的发生了。
  打通“最后50米”的有益尝试
  与倪新生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欧典社区的居民罗建成。“社区组织的活动只在社区层面,我们各个楼道能够有几户居民参加就非常不错了,而楼道才是小区里最基本的单元。”罗建成说,一个楼道里的居民都没有互来互往,何谈整个小区的邻里关系呢?
  罗建成告诉记者,他是一名上班族,平时社区里有什么通知,基本只贴到楼下电梯口。现在不少小区里近50米高楼比比皆是。但这50米长的距离内难住了社区和街道,虽然有活动,但大家参与度不高。“我也觉得每个楼道应该建一个平台,让大家沟通交流。”罗建成欣喜地表示,从今年1月份开始,欧典社区的社工开始在楼道内“摆摊设点”,邀请楼道内的孩子们参加楼道活动。
  孩子与孩子熟悉了,有了玩伴;孩子又带着家长,家长与家长之间也就熟悉了。令罗建成非常满意的是,以前,他在电梯里看到一些邻居,相互之间也都微笑而过,但相互交流沟通的机会几乎是零。但自从他跟着女儿参加了一次楼道绘画活动后,他就已经认识了楼上三户居民和楼下四户居民。而且都留下了电话,并知道这些邻居的工作岗位。就在3月21日,他在女儿的要求下,还和楼下的杜先生、周先生三户家庭相约到东山自驾游了一次。现在他们三家的小孩子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大人也成了好邻居。
  期待邻里情正常回归
  “除了打通动脉血管,毛细血管也要打通,身体才能健康。”昨天,欧典社区主任汤敏莉对社区邻里关系作了这样一个比喻。
  汤敏莉说,目前不少社区已经意识到邻里关系的关键点在楼道。楼道就像人体组织的毛细血管,现在社区组织的活动比较多,但直接提供给某一楼道居民活动的载体却很少。因此,欧典社区从2014年7月开始,邀请社会组织对居民邻里关系进行了调查,发出问卷114份,收回106份,其中,“向往小区邻里关系更融洽”的占90%;“想参加社区活动,但又找不到平台”的占到96%。说明居民想参与社区活动的积极性比较高,但没有相关的活动载体。在前期调研下,2014年12月,欧典社区启动“门外邻里情-楼道文化建设项目”,主要在1、5、6、18、19幢居民楼试点“楼道文化活动”,打通邻里之间的“最后50米”交流障碍。现在,除了社区、业委会、物业这些“大动脉”保持沟通顺畅外,还要由社会组织逐步在每幢楼举办各种活动,让一幢楼的居民真正熟悉起来,能够相互来往,从而打破“冷漠”。
  汤敏莉说,由于“门外邻里情-楼道文化建设项目”刚刚启动不久,从目前情况看,有一定效果。但还有很多现实问题和不足,他们也在不断摸索前行。最终结果如何,还难下定论。“我们希望能取得更好的结果。这样能让居民期待的邻里情回归正常。”汤敏莉说。
  下期预告:4月1日,本报记者将走进高新区狮山街道狮山社区。你如果有什么话题需沟通,可关注本版微信“弄堂社”或直接与记者面对面交流。

记者 张登峰

《姑苏晚报》2015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