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png
135.jpg
  3月6日,苏州工业园区召开“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打造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
 字.png
135.jpg
   改革开放的探路“尖兵”苏州工业园区,将再次承担起新时期国家战略使命赋予的新...
 字.png
135.jpg
  
 字.png
135.jpg
  什么是工匠精神?坚定踏实,追求卓越,精益求精。   在新时代背景下,提倡工匠精...
 字.png
135.jpg
  3月17日下午,苏州工业园区召开2020年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聚焦服务加快建设世界一...
 字.png
135.jpg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主题教育的重...
 字.png
135.jpg
  各部门众志成城织密联防联控网,众多企业利用自身优势加入这场与时间的赛跑,广大...
 
    当前位置:首页 > 今园区周刊 > 2008年01月22日 > 园区报道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聆听中国网游大腕们的声音
第四届中国游戏产业年会高峰对话不完全精彩实录

    上周,中国游戏界一年一度的盛会在苏州召开。一时间,许多网游界、商界炙手可热的人物出现在了园区博览中心。每届一次的高峰对话,也成了聆听这些精英们声音最好的机会。

【高峰人物】

    新闻出版总署音像电子和网络出版管理司副司长 寇晓伟
    巨人集团董事长 史玉柱
    金山软件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及代理CEO 求伯君
    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总裁 唐骏
    上海第九城市CEO 朱骏
    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 池宇峰
    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总裁 刘炽平
    智冠集团董事长 王俊博
    网龙COO 胡泽民

  Q1:2007年什么公司最好?
    刘炽平:我觉得07年上市公司最好,大家用了很多的努力达到最好的成绩。
    王俊博:我还是认为我自己公司干得最好,在中国台湾市场上面大有斩获。这一次金山在上市,那个市值等于是台湾省前三大游戏公司加起来的市值。市值是一样的,可是我们三家加起来的获利,比金山要多很多。我们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够在香港上市。
    史玉柱:2007年增长速度最快的,还是这几家新上市的公司。如果用快作为标准的话,我觉得这几家上市的游戏公司中,金山等几家做得最好。
    寇晓伟:2007年如果用自己跟自己比的话,新锐企业成长速度最快。大家除了关注明星企业以外,还可以关注一下新锐企业,他们的成长可能更快。
    池宇峰:其实,确实2007年整个行业增长得特别快,各个公司都有很好的表现,最引人瞩目就是上市公司。完美时空希望在这个领域继续加大发展力度,保持研发运营综合实力的增长,然后成为全球化游戏运营企业。
    胡泽民:我认为网龙公司做得最好,因为以前我介绍网龙,我都开始讲故事,“你知不知道17173”?知道,都说知道,但是问他知不知道网龙,都不知道。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所以我相信今年我们会往这方面做得更好

    Q2:2007年哪个游戏最成功?
    胡泽民:从游戏玩家的感受来讲,我觉得还是得留给市场做判断。
    朱骏:我的回答可能跟今年主题有一点背,《魔兽世界》最好,因为它是很少的高速增长的游戏。
    唐骏:2007年的游戏,新出来的话,肯定没有盛大的游戏好,但是我希望2008年游戏更好。
    史玉柱:《征途》不错,不过它是前年的游戏。去年推出的游戏中,我觉得还是《诛仙》做得比较好。
    王俊博:我大部分时候在台湾省,对大陆市场不是很了解,哪一套游戏好,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在台湾省运营的中国游戏中,很好的就是三套:一套是《剑侠情缘》,另外两套就是去年的《完美世界》和《武林外传》,这三套在台湾省市场表现都不错。当然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更好的国产游戏进入中国台湾市场,我明年再来报告。
    刘炽平:我觉得《诛仙》、《天龙八部》还可以。除了大型游戏以外,我觉得休闲游戏也是市场里面重要的一环,其实我们QQ游戏在整年以来,不断的创造新高。去年一年,也加了100万的东西,所以这一款休闲类的游戏是非常成功的。

    Q3:2007年行业内最糟糕的事情?
    刘炽平:我觉得游戏厂商和游戏代理商的博弈。行业里面不遵守合约的情况经常出现,去年也有很多这种事情发生,我觉得这就是最不健康的事情,希望2008年有比较好的新期待。
    史玉柱:在中国范围内,最糟糕的,其实是网游一年一年地被妖魔化,我觉得这个是最糟糕的。
    求伯君:网游的恶性竞争,互相挖人最糟糕的,大家没有遵守公平的游戏规则。
    寇晓伟:我觉得最糟糕的,可能也不是最糟的,就一个,就是“私服”,这几年都是这样。大家越来越觉得这事不好。还有盗号,消费者的利益对企业有很大的影响。还有一个糟糕的,就是有些外国企业,不讲道理,然后漫天要价,然后对中国的企业采取很多无理的打压。

    Q4:2007年网游界的终身成就奖应该颁给谁?
    胡泽民:最关键一点,所有的产业特别是网络游戏产业,我们需要有一个好的指引方向和环境,谁给我们带来方向和环境呢,当然是我们的政府。寇司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觉得应该非常感谢他。
    池宇峰:可能答案真的只有一个,从几个角度讲,从行业角度讲有一点自私,是在为我们自己着想。但是从国家经济增长的角度讲,未来,中国的游戏产业要想冲出世界,需要有个环境。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的确是这样的。
    唐骏:其实在场的人都知道,我不说这个人是谁,你们也知道的。
    求伯君:真正感谢的还有游戏的玩家,他们支撑起来整个游戏产业。
    史玉柱:感谢中国的网友,还有中国的玩家。我觉得还有中国的老总。
    王俊博:这么好的生存空间和环境,是需要靠政府来维持的,而且这种维持真的要付出心血。
    刘炽平:看来中国网游界有共同的认识。我除了赞成之外,还想问在座的有没有人反对的?

    Q5:你玩网游吗?会鼓励你的孩子玩网游吗?
    胡泽民:我觉得网游是考智力的东西,不是简单的玩,里面还有跟人的互动,如共同完成任务,这是建设性的。如果我们从正面的态度来看是非常有效益的。我相信如果有限度地去玩网络游戏,是不会干扰正常生活的。
    池宇峰:我认为游戏真的对年轻人的全面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我做教育研究很多年了,发现游戏是最好的交互方式,能锻炼人的判断与执行能力。其实是给年轻人去体验、尝试、锻炼,就像做数学题一样,适度游戏绝对是非常有意义的。我1997年做游戏,当时做3D游戏,当然是适度游戏,确实有时候打得比较疯狂。在做网游之前,我确实也玩网游,也很投入的,而且也同时参加里面的交友活动等等。我认为我会在适度的监管下,让我的孩子充分来享受游戏的乐趣,这样对他个人的成长尤其是身心成长、智力成长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求伯君:在座没有比我玩游戏更老的。我玩网游花的钱大概有万把块钱,到后来花到自己的游戏里面。我儿子也在玩,在游戏里面一起跟他们聊天打架。我也督促他,作业还是要做的,睡觉还是要睡的;偶尔我也采用一些断网等强制手段,因为他第二天要上课,没办法。
    史玉柱:关于孩子玩网游沉迷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他想玩就让他玩。孩子沉迷,是家长的责任,不是孩子的责任。如果我的孩子玩网游沉迷了,我觉得应该从我的角度来反省,我没有给他温暖,所以我不反对我小孩玩游戏的。
    刘炽平:我跟游戏一起长大。小的时候在香港,游戏机中心不让穿着校服的人进去。我们上学以后,就自动把校服的校徽贴住,就可以进去了。游戏是陪着我成长的。我跟我儿子之间最好的沟通,就是在游戏里发生的。这样第一有了监控,第二可以找到很多父子之间的共同语言。

《苏州日报》2008年01月22日
作者 宗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