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png
135.jpg
  3月6日,苏州工业园区召开“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打造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
 字.png
135.jpg
   改革开放的探路“尖兵”苏州工业园区,将再次承担起新时期国家战略使命赋予的新...
 字.png
135.jpg
  
 字.png
135.jpg
  什么是工匠精神?坚定踏实,追求卓越,精益求精。   在新时代背景下,提倡工匠精...
 字.png
135.jpg
  3月17日下午,苏州工业园区召开2020年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聚焦服务加快建设世界一...
 字.png
135.jpg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主题教育的重...
 字.png
135.jpg
  各部门众志成城织密联防联控网,众多企业利用自身优势加入这场与时间的赛跑,广大...
 
    当前位置:首页 > 今园区周刊 > 2008年02月26日 > 湖畔主张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李公堤怀古(续七)

物议哗然题外故事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电子档案中还有两个故事,我舍不得丢掉,却又不知该怎么用它们:
    当时,“吴中私租之重,业户(地主)待佃(佃户)之苛”都到了极点。光绪十六年(1891)某日,元和县“某大绅”绑着斜塘佃户姚银和,来到县衙告官。大绅站在大堂上“聒聒不已”,声称“非严刑峻法,必长顽佃刁风”。县令李超琼当场沉下脸来,痛斥“某大绅”的荒谬说法,使得“在座者皆失色”。佃户姚银和被当场松绑释放。跟进来想看姚银和挨板子的人不服:这不行,这个乡下人刚才还撕了一张县政府的布告呢。李超琼说,你有证据吗?那时候再有钱的人都不可能有录像设备。没有,就该让他走!
    光绪二十三年(1898)某日,也是在元和县,一个叫姚荣廷的木匠夹着一捆缫丝上街去卖,大概是他老婆在家偷着缫的。不幸被几个“委员”盯上,抓住。上秤一称,“二十八两有奇”。当时贩丝要交厘金,私贩缫丝算是犯法。李超琼说,不,这人的缫丝色泽偏暗,不是正品,算什么犯法?只有二十八两,又不是三四十斤,算什么犯法?他只在街上零卖,又没有出城长途贩运,算什么犯法?“还其丝”,立即放人!主持厘局(清同治以后设立的收取杂捐的机构)的官员闻之大怒,叫嚷要去告这个县令。而李超琼为了给一个小民开脱,“虽参劾(被人告状)不惜也”。
    当时这些事在坊间流传开去,都引得“物议哗然”。官场上,“善宦者”“笑君(指李超琼)以为迂”; 社会上,“业田者”(地主)和“绅衿”(体面人)都认为这个芝麻官李超琼太“霸道”。 “讪议者有人,挤毁者有人”,即使是“相知者”,也无不替他为贱细草民而得罪富商大绅和藩司直属的厘金局感到危险。
    而佃户姚银和、木匠姚荣廷之类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说呢?不见文字记载。
    不过,令人惊叹的是,一百年以后,娄葑金厍村村民向德国电视人托马斯说起修筑金鸡湖长堤的“那个姓李的做官人”时所用的那个说法——“顾怜老百姓”,是何等的贴切何等的精准。
    今天的李公堤已经被打造成金鸡湖里的一条集高端特色餐饮、娱乐及观光、休闲、文化为一体的国际性风情商业水街。它除了拥有堪与西湖的白堤、苏堤媲美的湖景优势、独一无二的CBD核心区位优势、富有地方文化特色的建筑风格以外,还在景致最美的地方建有一座碑亭。一百年前当地老百姓为了给这条堤命名而立的巨碑已经重见天日,正端坐亭中。碑的正面,“李公隄”三个浑厚大字赫然在目。
    左边带耳朵的“隄”字,早已从现代汉语中消失,只作为异体字在大型词典中存在。我们能不能来个纠错,把它改作“堤”呢?不能,因为这是被老百姓刻在了心头上的字。如果改了,彼碑就不再是此碑了。
    现在,当我伫立在“李公隄”碑前的时候,心里踏踏实实地认为,金鸡湖里的李公堤,无论哪方面比起苏堤、白堤来都毫不逊色。(完)

《苏州日报》2008年02月26日
作者 巨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