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让“变老”不再可怕
园区打造高质量养老服务体系 满足居民更高层次养老服务需求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次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我今年5月份就要退休了,‘如何养老’自然成为了我们第一代园区移民共同关注的话题。”25年前,王建民从老家南通来到园区,参与且见证了园区的开发建设及发展,成为了园区居民。

  “虽然和其他区域相比,园区目前的老龄化程度还相对较低。但是随着第一代开发建设的园区人陆续退休,园区即将迎来一波老龄化高潮,那时老龄人口将呈现阶梯式增长形态。”据园区养老事业服务中心吴勇介绍,2018年,园区户籍老年人口8.44万人、其中8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1.14万人,老龄化程度约为15.62%。
  “9064”这个数字组合在国内养老行业被反复提起。顾名思义,这是指90%居家养老,6%社区养老,4%机构养老——即社会养老的服务体系由居家、社区、机构三方力量共同支撑。近年来,园区积极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将养老、医疗、康复、临终关怀等置于大健康的框架下,融合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居家养老与社区养老,打造高质量养老服务体系,以满足居民更高层次的养老服务需求。
  提供最贴心的服务
  “我碰见过老人因为觉得自己脏而感到害羞的情况。这时我就会安慰他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我现在帮你们,以后也会有人来帮助我们的,不用不好意思。”58岁的周阿姨退休前是羊毛衫厂的妇女主任,同时也是一名热心肠的老党员,她总结这份工作的要点是“哄”。2个月前,周阿姨被聘为胜浦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每天上门为老人做护理、清洁、助餐等服务,有时候工作如果提前结束了,她也会陪老人们聊天,说些老人爱听的话来讨他们开心。在她看来,退休后还能为老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且幸福的事情。

  专业的事情由专业的人来做。为进一步推进居家养老服务,最大程度提高居民的老年生活质量,胜浦街道于2018年通过政府招投标的形式,引进乐惠居养老服务中心,对滨江苑日间照料服务中心进行运营管理。据胜浦街道办事处负责民政工作的蒋爱珍介绍:“为了提供更高质量的养老服务,我们在前期花了两个月时间对辖区内1000多位老人进行了走访,和他们面对面交谈,了解他们最迫切的养老需求。”经过调研,胜浦街道决定联合爱心企业对70岁以上有助餐需求且经济困难的老人提供一定额度的餐补。“每天由园区养老中心下面的中央厨房统一制作并配送至街道,我们再负责分配,以解决老人们的吃饭问题。”乐惠居养老服务中心园区片区项目主管吴婕解释道。
  除了居家养老服务,社区养老也是一直探索的方向。滨江苑日间照料服务中心是目前园区最大的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这里配备了健身房、理疗室、舞蹈室、棋牌室。“然而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发现这里的老人没有对锻炼及健康引起足够重视。”滨江苑日间照料中心主管周孝明说:“这么好的配置应当充分利用起来。刚开始我们真的是像带小孩一样哄着他们加入锻炼,进行日常血压、血糖检查。好在现在大家都愿意和我们一起动动了,也愿意做身体检查了。”
  追梦的脚步不能停
  久龄养老院是园区公办的养老机构。除夕这一天的活动室里,奶奶们整齐划一地表演着交谊舞,从头饰到妆容再到服装,统统全副武装。在这样的气氛里,年龄似乎失去了辨识身份的标签性。如果不向工作人员打听,很难猜测出他们的平均年龄在82岁。

  “在这里,老人们的年纪永远是个谜。”久龄养老院市场部负责人白晶珺说:“尽管生理年龄是判定老年的一个简单易行的指标,但是这并不是他们界定“老年”的唯一标准。社会关系与角色也是判定老年与否的重要指标。”为此,他们除了提供基本的助老服务之外,还积极鼓励并引导来此居住的老人们再社会化。“很多人退休后一时之间很难适应,老人们在情感上感觉不到被需要,长此以往会影响心理健康。”据白晶珺介绍,他们从2017年便开始挖掘入住老人的梦想,鼓励并支持他们做步履不停的追梦人,“追梦其实是从老有所乐到老有所为的过程。”
  75岁的陈雪良是久龄养老院的第一批住客,在这里他实现了自己年轻时的“门球梦”,见证了“久龄门球队”从无到有的过程。2017年,他在养老院市场部的支持下注册了社会组织。“所有的老人其实都不希望自己身上所有表明社会身份的标签在年老之后全被去除了,而只剩下一个‘老人’。”被老人们称为“小蜜蜂”的一线工作人员顾蓉说:“爷爷奶奶们拥有向上学习的劲头,我们应当鼓励支持,因为老年人能追梦便说明对生活还充满希望。”
  一直以来,为老人们创造追梦的舞台也是园区不断努力的事情。在每年的广场舞蹈大赛、歌唱器乐大赛中,涌现出了不少老年团队,他们大多以社区为单位组队参赛,“东沙湖老帅哥艺术团”就是这其中的明星组合,团队由四个平均身高1.75米的老爷子组成,近年来上过不少次央视。而每年重阳节、春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园区则会举办书画和摄影作品比赛、门球赛。老人们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不仅有机会实现梦想,而且也减轻了被社会排斥的程度。
  打造养老“理想国”
  若能将老年看作正常且必然迎来的一个年龄阶段,是“人”的完整生命历程中的一部分,“老龄”便只不过是“全龄”的一部分。在长期研究体弱老人及其亲属照顾者的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导师吕楠看来,照顾老人,尤其是照顾失能老人时需要“去污名化”,即脱下有色眼镜。

  根据观察,具备自理能力的健康活力老人即使超过80岁,也根本不需要养。真正称得上传统意义“养老”的,其实是对失能、失智老人的长期照护。“不应该把这样的老人当成负担。如果我们能依照每个人的具体健康状况来精准匹配照护服务,那么政府、社会以及家庭而言都能轻松一点,因为这是最佳的公共资源配置模式。”吕楠说:“比如,患者在医院接受完急性期的治疗之后,可以转到医疗技术中等但收费较低的护理院进行后期的康复护理;等到慢性康养阶段时,再转入以护理为主、医疗只作为必要补充的长期照护机构。”这样看来,既节约了公共资源,又让老人享受到了用户感受更佳的照护服务,同样家庭也节约了医疗开销。
  根据《苏州工业园区养老服务事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显示,医养结合是园区构建养老服务体系时一直关注的方向。目前园区正在按照保基本、社会化、个性化的原则,加大财政投入力度,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推动形成以中低端、福利性养老项目为主导,高端养老、养生项目为补充的符合园区多层次养老需求的机构养老设施体系。
  老年阶段特殊,但也并非只是“包袱”。无论何种阶段及身体状况,若都能维持作为“人”的尊严走过秋叶静美的阶段,那么变老就不再将是一件可怕的事。


记者 杜轶一
《苏州日报》2019年03月01日

【字号   放大   缩小


让“变老”不再可怕
园区打造高质量养老服务体系 满足居民更高层次养老服务需求


  “我今年5月份就要退休了,‘如何养老’自然成为了我们第一代园区移民共同关注的话题。”25年前,王建民从老家南通来到园区,参与且见证了园区的开发建设及发展,成为了园区居民。

  “虽然和其他区域相比,园区目前的老龄化程度还相对较低。但是随着第一代开发建设的园区人陆续退休,园区即将迎来一波老龄化高潮,那时老龄人口将呈现阶梯式增长形态。”据园区养老事业服务中心吴勇介绍,2018年,园区户籍老年人口8.44万人、其中8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1.14万人,老龄化程度约为15.62%。
  “9064”这个数字组合在国内养老行业被反复提起。顾名思义,这是指90%居家养老,6%社区养老,4%机构养老——即社会养老的服务体系由居家、社区、机构三方力量共同支撑。近年来,园区积极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将养老、医疗、康复、临终关怀等置于大健康的框架下,融合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居家养老与社区养老,打造高质量养老服务体系,以满足居民更高层次的养老服务需求。
  提供最贴心的服务
  “我碰见过老人因为觉得自己脏而感到害羞的情况。这时我就会安慰他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我现在帮你们,以后也会有人来帮助我们的,不用不好意思。”58岁的周阿姨退休前是羊毛衫厂的妇女主任,同时也是一名热心肠的老党员,她总结这份工作的要点是“哄”。2个月前,周阿姨被聘为胜浦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每天上门为老人做护理、清洁、助餐等服务,有时候工作如果提前结束了,她也会陪老人们聊天,说些老人爱听的话来讨他们开心。在她看来,退休后还能为老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且幸福的事情。

  专业的事情由专业的人来做。为进一步推进居家养老服务,最大程度提高居民的老年生活质量,胜浦街道于2018年通过政府招投标的形式,引进乐惠居养老服务中心,对滨江苑日间照料服务中心进行运营管理。据胜浦街道办事处负责民政工作的蒋爱珍介绍:“为了提供更高质量的养老服务,我们在前期花了两个月时间对辖区内1000多位老人进行了走访,和他们面对面交谈,了解他们最迫切的养老需求。”经过调研,胜浦街道决定联合爱心企业对70岁以上有助餐需求且经济困难的老人提供一定额度的餐补。“每天由园区养老中心下面的中央厨房统一制作并配送至街道,我们再负责分配,以解决老人们的吃饭问题。”乐惠居养老服务中心园区片区项目主管吴婕解释道。
  除了居家养老服务,社区养老也是一直探索的方向。滨江苑日间照料服务中心是目前园区最大的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这里配备了健身房、理疗室、舞蹈室、棋牌室。“然而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发现这里的老人没有对锻炼及健康引起足够重视。”滨江苑日间照料中心主管周孝明说:“这么好的配置应当充分利用起来。刚开始我们真的是像带小孩一样哄着他们加入锻炼,进行日常血压、血糖检查。好在现在大家都愿意和我们一起动动了,也愿意做身体检查了。”
  追梦的脚步不能停
  久龄养老院是园区公办的养老机构。除夕这一天的活动室里,奶奶们整齐划一地表演着交谊舞,从头饰到妆容再到服装,统统全副武装。在这样的气氛里,年龄似乎失去了辨识身份的标签性。如果不向工作人员打听,很难猜测出他们的平均年龄在82岁。

  “在这里,老人们的年纪永远是个谜。”久龄养老院市场部负责人白晶珺说:“尽管生理年龄是判定老年的一个简单易行的指标,但是这并不是他们界定“老年”的唯一标准。社会关系与角色也是判定老年与否的重要指标。”为此,他们除了提供基本的助老服务之外,还积极鼓励并引导来此居住的老人们再社会化。“很多人退休后一时之间很难适应,老人们在情感上感觉不到被需要,长此以往会影响心理健康。”据白晶珺介绍,他们从2017年便开始挖掘入住老人的梦想,鼓励并支持他们做步履不停的追梦人,“追梦其实是从老有所乐到老有所为的过程。”
  75岁的陈雪良是久龄养老院的第一批住客,在这里他实现了自己年轻时的“门球梦”,见证了“久龄门球队”从无到有的过程。2017年,他在养老院市场部的支持下注册了社会组织。“所有的老人其实都不希望自己身上所有表明社会身份的标签在年老之后全被去除了,而只剩下一个‘老人’。”被老人们称为“小蜜蜂”的一线工作人员顾蓉说:“爷爷奶奶们拥有向上学习的劲头,我们应当鼓励支持,因为老年人能追梦便说明对生活还充满希望。”
  一直以来,为老人们创造追梦的舞台也是园区不断努力的事情。在每年的广场舞蹈大赛、歌唱器乐大赛中,涌现出了不少老年团队,他们大多以社区为单位组队参赛,“东沙湖老帅哥艺术团”就是这其中的明星组合,团队由四个平均身高1.75米的老爷子组成,近年来上过不少次央视。而每年重阳节、春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园区则会举办书画和摄影作品比赛、门球赛。老人们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不仅有机会实现梦想,而且也减轻了被社会排斥的程度。
  打造养老“理想国”
  若能将老年看作正常且必然迎来的一个年龄阶段,是“人”的完整生命历程中的一部分,“老龄”便只不过是“全龄”的一部分。在长期研究体弱老人及其亲属照顾者的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导师吕楠看来,照顾老人,尤其是照顾失能老人时需要“去污名化”,即脱下有色眼镜。

  根据观察,具备自理能力的健康活力老人即使超过80岁,也根本不需要养。真正称得上传统意义“养老”的,其实是对失能、失智老人的长期照护。“不应该把这样的老人当成负担。如果我们能依照每个人的具体健康状况来精准匹配照护服务,那么政府、社会以及家庭而言都能轻松一点,因为这是最佳的公共资源配置模式。”吕楠说:“比如,患者在医院接受完急性期的治疗之后,可以转到医疗技术中等但收费较低的护理院进行后期的康复护理;等到慢性康养阶段时,再转入以护理为主、医疗只作为必要补充的长期照护机构。”这样看来,既节约了公共资源,又让老人享受到了用户感受更佳的照护服务,同样家庭也节约了医疗开销。
  根据《苏州工业园区养老服务事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显示,医养结合是园区构建养老服务体系时一直关注的方向。目前园区正在按照保基本、社会化、个性化的原则,加大财政投入力度,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推动形成以中低端、福利性养老项目为主导,高端养老、养生项目为补充的符合园区多层次养老需求的机构养老设施体系。
  老年阶段特殊,但也并非只是“包袱”。无论何种阶段及身体状况,若都能维持作为“人”的尊严走过秋叶静美的阶段,那么变老就不再将是一件可怕的事。

记者 杜轶一

《苏州日报》2019年03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