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今园区周刊 > 19年06月14日 > 非凡园区


我和SIP共成长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1994年,我上一年级。
  六年后,我和爸爸、妈妈、奶奶一家搬到了金鸡湖畔。
  那时候,很多苏州人都不知道苏州工业园区是个什么地方,只知道要坐全苏州唯一的双层68路公交车到很远很远;那时候,仲夏的夜里,我喜欢偷偷爬到天台,听苏春西路南侧芦苇地里的蛙鸣;那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坐在爸爸的汽油助动车后座,开去湖那边的瓜田里,挑选又大又甜的西瓜;那时候,虽然考上了市重点,但在最后一刻,家人和我毅然决定就读一所家门口的学校,苏州工业园区第一所初级中学——它的名字叫星海学校。
  年少的时光总是无忧无虑,在彼时我的眼中,SIP总带给我无尽的新鲜和乐趣:00年代出境游还尚且遥远,但在苏州工业园区的大马路上却常常会碰到老外;下了学,和同学们一起到隔壁的新加坡国际学校(编者注:新加坡国际学校最早在园区湖西办学)看外国小朋友打篮球、唱歌;青翠的中央公园和优雅的湖滨大道,是放假了最有意思的去处,要是零花钱富余,必须要去新城邻里中心喂一把鸽子呀,惊恐又惊喜地让不怕人的鸽子们一下子落满全身。
  后来有了每周末的音乐喷泉,有了美食遍布的左岸商业街,有了飞跨东西的金鸡湖大桥,甚至还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环湖行——只是看着湖对面的楼宇,花了3小时从湖西走到那时的湖东邻里中心。
  后来,我长大了,不得不离开SIP 继续求学。在高中的外教课上,当我对宏观话题侃侃而谈,美国老师惊异地问我是否来自港澳台甚至海外,我骄傲地说:我来自SIP,从初一起我们就接受数学、生物、物理等课程的双语教学,自己用英语在电脑上做PPT,然后在课上用英文做Presenta?tion。
  再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北上,SIP 已经流淌在我的血液里。每年寒暑假我带朋友回来,除了去看小桥流水和古典园林,我一定会花几天的时间带他逛SIP的角角落落,去湖边吹风,去天幕下看流光溢彩,去科文看电影。
  后来的后来,大学毕业了,工作了。每日所做的,可能是和国内乃至世界范围内顶尖的企业一起工作,出入北京上海最高档的酒店、写字楼、会展中心,起早贪黑又通宵加班,可心里却空落落的,不知何处是归途。
  也曾,尝试着向外寻找答案,拿着存了好长时间的积蓄,去遥远的别国游历。每到一个地方,有人问我从哪儿来,我总是拿着世界地图,不厌其烦地解释;在中国上海的旁边,有一座“东方威尼斯”叫苏州,而在苏州古城东畔,有一个苏州工业园区,是我家乡最美丽、最富饶、最创新的地方。
  于是后来,我又回来了。现在的我,做着一份平凡的工作,隔三差五到在建工地上走走看看。我在的公司,没有光鲜亮丽的光环,却承担着园区许多民生工程的建设。我看到同事们和从我母校里走出的校长们一起,规划建设园区最新的学校;我看到一座座路桥从同事手中的蓝图上崛起,让你我离得更近——如今从湖西到湖东邻里中心再也不要走3小时;我看到我们不仅有摩天大楼,也有市民广场、社区邻里、老街古巷,而那些镌刻着记忆的雕塑、地标和风景依旧璀璨。
  最初,苏州人不知道SIP,很多外面世界的人们却知道;如今,每个人都知道SIP,但只有SIP人知道我们究竟是谁、来自哪儿、要到哪儿去。未来的征途就在就在你我脚下,荣光的背后总是汗水,创新不止、智慧不竭,唯有砥砺奋进,才能唱响新时代的最强音!


作者 浪颜
《苏州日报》2019年6月14日B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