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今园区周刊 > 19年07月12日 > 创新之城

全球四大洲六大校区流动培养,五年孵化企业成活率为91%,SKEMA商学院中国校区——
无限风光在“流动”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今年,SKEMA中国校区迎来了建校10周年校庆。
  作为当年第一批走进中国校区的学生,现已成为SKEMA商学院中国校区校长的Matthieu Du?mont感慨地说:“十年前,我来苏州的时候,那一届学生只有78个人,而现在已逾800人,10年增长了十倍。当年,母校成立第一个国际校区时,首先选择了中国,选择了苏州,是因为中国有着极大的发展潜力。而今看到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我和中国人一样感到激动和骄傲。10年前,我们刚刚来到独墅湖时,这里的外国面孔还很少,而今天的独墅湖科教创新区,已经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9所知名院校,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2009年,法国里尔高等商学院(ESC Lille创建于1892年)和尼斯高等商学院(CERAM创建于1963年)成功合并,成立SKEMA。作为法国顶尖的精英商学院之一,自成立起,SKEMA就打破了传统教育模式,致力于通过多元化的校区架构形成集群效应,掌握优势资源,成为一所国际化的商学院。当年,在园区建立中国校区是SKEMA打响国际化战略的第一炮,而现在,SKEMA校区已遍及4大洲,拥有120个多国籍的国际化阵容,校友遍布145个国家。
  六大校区流动培养移动开拓“全球视野”
  “我们要求学生一定要有海外学习的经历,对学校来说虽然增加了很多的管理工作,但是对于学生来说一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Matthieu Dumont介绍,SKEMA商学院作为一所全球化商学院,要求学生必须到海外校区就读,通过留学的形式,塑造其国际化视野,以适应全球范围内的移动工作。
  目前,SKEMA商学院在全球已开设六大校区,并计划于2020年春季开放位于南非开普敦的第七校区。南非校区的开放将真正实现校区遍布五大洲。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Mat?thieu Dumont分享自身学习经历时,动情地说道:“我是一个法国人,当年我首批来到了中国校区学习,第二年美国罗利校区开设了之后,又去了罗利校区。但是在这么多地方生活过之后,我发现我还是最爱中国。所以我选择回到中国来开始我的职业生涯。”
  多元文化本土扎根融入市场“如鱼得水”
  SKEMA商学院会展与旅游战略管理硕士专业毕业生顾乙,2019年于SKEMA商学院法国索菲亚校区毕业后,凭借在法国的实践经验,回到家乡苏州开始创业。目前顾乙已经注册成立了苏州初未乙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致力于推广城市艺术,促进中外艺术交流,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的法律顾问和税务顾问均为SKEMA校友。
  SKEMA致力于通过国际流动促使学生能够深入了解多元文化,通过跨文化经验,将理论与本地实践案例相结合,真正获得在互联的多极世界中学习、探索并且生根的能力,成为知识经济所需要的人才。
  在SKEMA的培养方案中,要求学生拿到学位之前,必须确保一定时长的实习,试水实际就业市场,不断地提升自己以贴合本地需求。
  SKEMA中国校区每年都会邀请企业代表分享经验、组织学生参观大型企业并定期举办专场招聘会。据悉,每学期都会有约20%的学生留在中国。
  Matthieu Dumont表示:“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希望我们的学生到了就业市场之后可以如鱼得水。”
  全球联动高效孵化倾心浇灌“梦想开花”
  2018年12月,SKEMA商学院创新与创业硕士专业的学生Math?ias参加了由苏州独墅湖科教创新区主办的苏州工业园区2018年青年大学生优秀创业项目评选,获得三等奖及等值于5万元的创业奖励,目前正在苏州独墅湖创业大学进行孵化,注册公司中。
  据悉,作为法国最具创新创业基因的商学院之一,SKEMA坚定致力于呵护学生的创业梦想。2017年,SKEMA Ventures中国区正式运营。区别于一般大学的孵化中心,SKEMA Ventures能够凭借其独特的价值链帮助学生和校友在四大洲、六个创新领域对创业项目进行思考、设计、测试和启动,无论流动到那个校区,都能够与当地资源良好对接,充分汲取当地的创业养分。
  Matthieu Dumont介绍说:“在每个校区,我们都会和当地建立一些合作伙伴关系。在苏州,我们和西安交通大学苏州研究院有很多合作,与独墅湖创业大学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我们五年孵化企业成活率为91%。”
  9月,SKEMA商学院中国校区即将迎来的新一届学生,Matthieu Dumont充满期待:“中国处于飞速发展阶段,我希望新来的学生要抱着开放、好奇、尊重的心态来到这里学习、钻研,学有所成,事业成功。因为,正在崛起的中国,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 陈一苇
《苏州日报》2019年7月12日B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