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导读

我与新中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故乡的这片湖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何建明

  金鸡湖迎来真正报晓的好日子!从此我虽远在北京,却时常聆听到来自故乡那个醉人的湖边所响起的每一声清脆的报晓。
  我发现自己故乡的这片湖,原来它是个生金的湖、映射着祖国发展光芒的湖……

  故乡有片湖,特别的清澈蔚蓝,我小时候就喜欢独自站在湖边看着水中的天和倒影中的我自己……每当开心或忧伤时,会俯身随手挑起湖中的一掬水,于是湖面上呈现一片泛着银光的涟漪,将一切喜与忧恢复原状,或者开启新程。
  这个湖有个响亮的名字:金鸡湖。
  在依偎母亲怀抱时,她就告诉我这湖的由来:很久以前,有一艘装满稻谷的小船在湖面划行,忽一日一只全身闪光的金鸡从天而降,落停在船上。那金鸡跳到稻谷堆上,开始啄谷。渔夫猜测金鸡一定饥饿至极,便好心捧起大把大把的谷米喂给金鸡。那吃饱了的金鸡,顷刻张开翅膀向高空飞去。在离开湖面时,它突然撒下漫天的种子……后来这片湖中长出一种我们姑苏人从未见过的植物——芡实。芡实在我们当地就有“水中人参”之称,可食、药两用。在旧时,它是姑苏城里有钱人家餐席上的美味佳肴。母亲告诉我,家乡人为了感恩金鸡,所以将这片水面叫“金鸡湖”……
  然而,在我的记忆里,这与苏州古城仅一隅之隔的金鸡湖,千百年来其命运却与号称人间天堂的姑苏判若两重天:一者小桥琴声,流光溢彩,富足有余;一者稻田相伴,吸血虫横行,群众生活贫困……小时候,母亲总不让我单独在湖边游玩,只有在冬季时,待湖底见天的“农田水利建设”现场,方让我和小伙伴们下去捕鱼捉虾。
  盼着湖面的天空上突然飞出一只会撒金子的雄鸡,是我童年的梦想。
  记得四十年前我从军离开这片湖水时,欢送新兵团告别故乡的大会上,我挥着热泪,朗读了一首金鸡报晓的古诗,唱哭了多少颗慈母心和远去边塞卫国的好男儿……
  岁月匆匆。二十五年前,突然有一天母亲打电话催促我:儿,快回来看看吧,我们的金鸡湖真的要报晓啦!哈,改革开放的春风早已沐浴神州大地,姑苏的此刻也早已有被称为“苏南模式”的乡镇企业到处风光无限,母亲说的金鸡湖报晓到底是什么呢?只记得以往母亲跟我说过她经历的两次“金鸡报晓”时:一是新中国成立那日子,湖边四周的耕田回到百姓手中时,那一次乡亲们在金鸡湖边足足敲锣打鼓欢庆了四五天;之后母亲又说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湖边出了第一个大学生,金鸡湖为有自己的“状元”而让四乡百姓在湖上划龙舟欢腾了整一天……
  这回“金鸡报晓”又为何?
  “这回咱这儿也要大开发啦!要建一个比老苏州城还要美的新天堂!”我从未见过母亲如此兴奋的样儿,那景况好比一个新世界就在她面前。当时在人们面前出现的热火朝天的景象确实令人振奋,往日的水稻田和养鸡养鸭的湖滩上,整日机声轰鸣,人马沸腾……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中新两国政府决定在苏州金鸡湖边建设工业园区。1994年春天,两国政府总理共同签署的合作协议,正式向全世界宣布:“目标是在苏州建设一个以高新技术为先导、现代工业为主体、第三产业和社会公益事业配套的具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化工业园区。”这一个“春天的故事”发生在我的故乡,却让全世界为之瞩目,更让我的父老乡亲激动不已,因为这种两国政府的经济与社会配套合作开发模式尚属首创,更何况它是在“人间天堂”姑苏东边的一片湖水四周……最初的“园区”规模是七十平方公里,后扩大至二百八十平方公里,涉及金鸡湖周边五乡(镇)区域范围和当地原居民二十余万人。
  新苏州如此开启。金鸡湖迎来真正报晓的好日子!母亲的话没有错,从此我虽远在北京,却时常聆听到来自故乡那个醉人的湖边所响起的每一声清脆的报晓——
  先是有人告诉我说,那清澈的湖面不再有污水流入其中,湖里一年四季都在泛闪出蓝蓝的波光与小鱼小虾欢腾的跳跃,以及临湖大道上一群群青春的身影在闪动,引来一个又一个世界性的赛事……
  后来有人告诉我说,那园区里的所有工厂你见不到一个冒烟的车间与流污的水沟,只有鲜花盛开与绿荫成片的院庭,以及每天为国家创造一个亿的财政收入(园区建成以来,始终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年增长率发展着,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三百五十亿元,较建园时增长一千六百多倍)。园区在建成十年时的经济指标,相等于又创造了九十年代中期的一个苏州……
  后来有人更兴奋地告诉我说,世界上最先进和最前沿的产业如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纳米技术应用等新兴产业,数以千计地落户到金鸡湖畔,其中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有近百家进驻到园区,苹果、微软、西门子和百度、华为、滴滴等中外商界巨子都将研发或创新中心搬到此地。“新苏州”既有姑苏的韵味又有最现代化的浓浓气息……
  再后来有人告诉我的消息更叫人心旌荡漾:二十九所国内外名校在园区落户,十万余名师生云集于此。更有五百家科研单位在这儿设立研究机构或创新基地,万余名科学家在琴声悠扬、碧波泛映、四季飘香的新家园里进行一个又一个高科技研究与成果传播……
  后来,再不用有人专门来向我报告一个个醉人的“金鸡报晓”了——因为我把自己的心和情连同北京的家一起搬回了金鸡湖。
  现在,我可以每天迎着晨光,轻步于湖边的栈道,去目历昨天园区新崛起的楼宇和新延伸的花圃;可以每个黄昏站在繁星般灿烂闪烁的湖边,感受着晚风拂面,聆听这里新编的每一曲“好一朵茉莉花”……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故乡的这片湖,原来它是个生金的湖、映射着祖国发展光芒的湖……
  (作者为中国作协副主席)



《人民日报》2019年04月15日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