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导读


老照片见证园区发展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岁月留痕,留在每个人的心里,留在老照片特定的时空瞬间。现代人一面感慨人生苦短,一面欣喜于一瞬间足够长。

  2014年6月9日是国际档案日,苏州工业园区档案馆召开档案捐赠座谈会。我向档案馆捐了59张老照片,都是我加盟园区开发建设以来有心无意拍摄的。若干年过去了,有些照片显得很珍贵,因为它佐证了园区在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独特的发展轨迹。
  “园区经验”是苏州的“三大法宝”之一,它的内涵是借鉴、创新、圆融、共赢,园区的最大特色是借鉴新加坡经验,东西方文化交融。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物化固化,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圆融雕塑了。
  金鸡湖西岸,东方之门南边,有一个临水的小广场,中央耸立着一个雕塑:两个不锈钢的圆叠在一起,圆的中间有方孔,稍微扭一下。“圆融”是佛教用语,意指破除偏执,圆满融通。雕塑出自新加坡雕塑家孙宇立先生之手,高12米,寓意中新双方的合作是磨合、交融,体现了园区人融四海文化为一体的胸怀。
  2001年6月8日,中新两国领导人在园区召开“苏州工业园区成立七周年庆祝大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和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出席,会场就布置在圆融广场,中新两国领导人为圆融雕塑揭幕。我有幸参加了这次会议,抢拍到了好多珍贵的照片。
  园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也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化交汇的窗口。2001年5月31日,我去贵都邻里中心参加开业庆典。中新路和东环路交叉路口,工人正在安装雕塑“园区之窗”。我随手按下快门,记录下了这扇标志性的窗落成的瞬间。
  园区是中国唯一的国家商务旅游综合示范区。26年间,农田村落依据规划“长”出了一片现代化高楼,其中的东方之门、九龙仓国金中心等成为苏州的新地标。这些现代建筑大多环金鸡湖而立,由金鸡湖大桥联通。但千百年来,金鸡湖上是没有大桥的,大桥于2004年1月才通车,老照片为我们记录了没有桥的金鸡湖。
  2002年9月17日,我在当时的园区管委会办公大楼——国际大厦的屋顶平台上拍了一张金鸡湖的照片,画面是8平方公里的城市湖泊的北端,湖西有中茵皇冠酒店,它的左边是沁苑小区。18年前,金鸡湖畔还没有起高楼,湖的最北端有一个湾,叫做“玲珑湾”,金鸡湖大桥从这里跨湖。
  2003年11月1日,我还特地骑摩托车到金鸡湖的东岸去拍湖西,当年还没有金鸡湖大桥。我沿着312国道到了跨塘镇再折返,向西向南寻到湖边。当时没有大路,都是田间小路,金鸡湖东岸现在博览中心、文化艺术中心的位置上堆了一些建筑垃圾,有几名老人在翻拣。那时,金鸡湖里还没有桃花岛,湖西只有20多层的国际大厦、世纪金融大厦鹤立鸡群。如果你今天站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看湖西,这两栋楼房已风光不再,淹没在高楼群里了。
  苏州工业园区是有原住民的,娄葑、跨塘、唯亭、胜浦、斜塘5个乡镇共20多万人。千百年来,原住民守着金鸡湖、独墅湖、沙湖过日子,油菜花花开花落,稻花香年复一年。苏州工业园区的诞生,让这块288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村庄、农舍都动迁了,原住民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红利,也承受了动迁、改业带来的巨大牺牲。
  2001年5月31日早上,我心血来潮,想去看看即将动迁的跨塘老镇。动迁已经开始,茶馆还在,茶客们聚在露天喝最后一段时日的茶。我和他们聊了起来,在征得他们同意后,拍下了《即将消逝的早茶》这张照片。动迁的大背景下,大叔大伯们脸上带着笑,眼神平和而慈祥。


作者 顾玉坤
《苏州日报》2020年8月4日A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