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中旬,海关总署孙松璞副署长在苏州工业园区视察时表示,园区海关要继续深化改革,同时要做“细”服务,全力支持企业渡过难关,推进保增长、扩内需、促发展。
  园区海关自正式建关以来,就充分学习借鉴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先进发展经验,敢于“拿来”,敢于“试水”,敢于先行先试,率先建立了全国首家保税物流中心(B型)、首个综合保税区、空陆联程快速通关等系列在全国海关系统中较有影响的创新成果,为服务企业及园区区域经济做出了重要贡献。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园区海关也及时推出“危机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园区专题 > 园区海关创新求突破,服务区域经济发展 > 创新突破促发展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苏州检验检疫局倾力打造“虚拟口岸直通放行”新模式纪实
为有源头活水来


    8月13日,这是一个苏州工业园区地方政府和众多外贸企业值得关注的日子,就在这天江苏检验检疫局和上海检验检疫局在沪签订了 《实施虚拟口岸直通放行合作备忘录》,确定在苏州工业园区先行先试 “虚拟口岸,直通放行”新模式,对苏州工业园区通过上海港进出口符合直通放行条件的货物实施出入境检验检疫直通放行。园区的外贸企业将又一次真切体验到检验检疫监管新模式带来的 “提速、减负、增效”的新便利。
    从2002年首创 “空陆联程” (SZV)、2008年初推出 “区港联动”快速通关模式到如今与上海港试行 “虚拟口岸,直通放行”模式,多年来,苏州检验检疫人始终走在检验检疫 “大通关”建设的最前列。伴随着现代物流、信息流的大发展,苏州检验检疫人正以其特有的创新精神,迈出了探索服务 “虚拟口岸”检验检疫监管新模式的坚实步伐。

    “空陆联程”打造 “虚拟空港”
    苏州是一座宁静的江南古城,10年前,它在很多人眼里还只是 “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天堂,10年后的苏州已经形成了IT业为代表的制造业异军突起的产业态势,因为IT产业及相关配套产业为主的产业特点,也因为电子信息等高新技术产品在出口额中占了极其重要比例,更因为生产这些产品的高新技术企业普遍具有 “定单网络化、物流全球化、生产零库存”的特点,因而对物流效率要求极高。为此,很多园区企业的产品和零部件都是走的空运,如何缩短空运时间,历来是企业关心的课题。对此,苏州检验检疫人有创新物流、创新通关效率的眼光、激情和冲动。2002年11月,在检验检疫部门和海关的大力支持下,苏州工业园综合保税区在全国率先开展了上海-苏州的空运进口快速中转即空陆联程 (SZV)模式。所谓 “空陆联程”模式就是将苏州工业园综合保税区视为一虚拟国际空港,使用国际航空组织 (IATA)规定的苏州城市代码SZV为标识,以苏州作为 “目的港”、 “始发港”。进口货物到周边机场办理中转手续直接运至苏州工业园综合保税区,出口货物在苏州工业园综合保税区完成检验检疫和通关手续,直接运至机场、装机离港。为支持苏州工业园区建设 “虚拟空港”,发展现代物流,苏州检验检疫人采取各种措施,以监管有效、服务高效为管理目标,为打造 “虚拟空港”尽心竭力。通过管理理念的创新和人力、物力、信息等资源整合,对采用SZV虚拟空港代码、由周边空港口岸直接运抵园区物流中心的空运货物,在园区完成全部检验检疫工作。建立统一的电子化信息监管和视频监管系统,对空运货物中低风险货物实行自动快速核放,并根据企业诚信情况实施无纸报检、集中报检、直通检疫等便捷措施。针对物流时间有特殊要求的货物,推出7×24小时通关服务举措,为 “虚拟空港”的高效运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自2002年苏州物流中心开始尝试空陆联程的新模式以来,园区的不少企业从中受益匪浅。博世汽车部件 (苏州)有限公司是园区最早一批采用空陆联程新模式的外资企业之一,公司物流及采购总监李惠玲深有感触地说,公司采用空陆联程模式运输量占到了公司整个货物空运量的50%,与传统模式相比,可以节省60%的内陆运输成本。李惠玲说以前公司从法兰克福运一批货物到上海的成本等同于目前采用空陆联程模式从法兰克福运到苏州的成本,也就是说省去了地面运输的费用。
    目前加入虚拟空港模式的企业已有580家,航空公司35家,国际货代公司60家。虚拟空港的设立,则使内陆企业可以直接在苏州完成交货、报关、报检等手续,降低了物流成本,提高了物流效率,通关速度上与口岸企业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不仅如此,虚拟空港通过与上海、杭州、南京、无锡等口岸联动,将使苏州会比南京等有口岸的城市更灵活,选择更多,原本没有口岸的劣势反而变成优势。此举不仅有利于带动长三角物流业的发展,而且能改变目前国内物流主要依附于口岸的现状,重新构建内陆地区物流发展的新格局。
    “区港联动”谋划 “虚拟海港”
    伴随着 “空陆联程”、 “陆空联运”的相继推出,苏州检验检疫人并没有停止创新的步伐。近年来,苏州经济迅猛发展,2007年苏州地区海运进出口集装箱量达750万标箱,随着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需求的不断加强,预计未来几年苏州海运集装箱运输业务将保持30~40%的高速增长。为支持苏州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根据国务院原副总理吴仪同志的要求,按照国家质检总局领导关于 “要研究传统模式下如何创新”、 “在条件成熟的地方建设虚拟口岸”的批示,在江苏检验检疫局的统一部署下,本着“提速、减负、增效、严密监管”的总体要求,苏州检验检疫人在总结以往支持虚拟空港建设经验的基础上,大胆探索依托太仓港建立虚拟口岸的检验检疫工作新模式。作为探索新模式的排头兵,苏州检验检疫人又一次担当起了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08年2月22日,苏州检验检疫局与太仓检验检疫局签署了 《“虚拟海港”合作备忘录》,并先行在苏州工业园区开展试点工作,实现了苏州工业园区与太仓港区检验检疫通关的无缝对接。按照 “一次报检、一次检验检疫、一次放行”的原则,对以集装箱装运的入境 “虚拟海港”货物由苏州局负责在工业园区受理报检,并实施检验检疫、查验放行等工作,货物卸港后,可以做到 “车船直取”;对于以集装箱装运的 “虚拟海港”出境货物由苏州局负责报检、检验检疫、查验放行等工作,太仓局不再实施查验。
    一个看似简单的变化,背后却是意义深远的将苏州工业园综合保税区建成 “以虚拟口岸为依托的现代商贸物流运营中心示范区”战略的实施。
    “与传统模式相比,进出口货物在苏州综合保税区完成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实现了 ‘区港联动’的无缝对接,简化了进出口通关手续,提高了物流效率,至少可以为企业节省48个小时的时间。”友达光电 (苏州)有限公司物流经理赖秋铭先生感叹新模式给自己公司带来很多便利, “如果再算上办理检验检疫的过程和内陆运输时间,可能会省更多时间。”
    除了节省时间,企业通过苏州综合保税区虚拟海港完成进出口还能大大降低运输成本。
    “过去从一线港口运货过来的集装箱是空车回去,实载率只有50%,现在可以从苏州综保区虚拟海港再装货上太仓,实载率提高到100%,那样运输企业可以降低运价,生产企业的运输成本自然就降低了。”苏州中诚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建伟对此早有测算。相关数据统计表明,在苏州综保区虚拟海港办理进出口业务,与企业传统的自主完成运输、报关、检验、港口操作等相比,每标准箱可降低成本400元左右。
    截至6月底,已有11家企业向苏州检验检疫局递交了虚拟口岸直通放行模式企业备案书。通过虚拟口岸直通放行模式进出口货物的企业达3家;进出境货物115批、626个标箱,其中入境66批、451个标箱;出境48批、175个标箱。由于实施 “一次报检、一次检验检疫、一次放行”,使得苏州综合保税区成为太仓港的自然延伸,变内陆地区为没有码头的 “码头”,简化了手续,减少了环节,提高了效率,同时也为沪苏两地实施直通放行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8月27日下午,苏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第一批跨省、市通过“虚拟口岸,直通放行”检验检疫通关新监管模式进口听冰箱压缩机,从上海口岸报关后,直接到达了苏州的工厂。该企业真正享受了一次报检、一次查验,一次检验检疫放行的模式为其带来的快捷和便利。图为苏州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在工厂对直通放行的集装箱和货物进行查验。(赵志田 金雷摄)
    综合保税区 “虚拟口岸”已具 “雏形”
    尽管苏州工业园区部分企业受益于和太仓进行的区港联动合作,但目前苏州地区90%以上的进出口货物均通过上海港口实现进出,而上海大部分集装箱堆场远离港区,市内道路复杂,交通拥挤,车辆进港提箱极其不便,且上海港务局于去年底将重要航线移至洋山港,苏州地区企业的运输成本因此大幅增加。苏州局党组清醒地认识到只有早日实现与上海港等一线大港的无缝对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园区及周边企业对通关及物流的高要求。而这也是很多企业对苏州综合保税区“虚拟海港”的急切期待。
    这种期待并非无源之水。7月18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 《关于实施进出口货物检验检疫直通放行制度的公告》,决定实施进出口货物检验检疫直通放行制度;7月22日,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在上海出席实施检验检疫直通放行服务上海经济座谈会,进一步落实检验检疫直通放行制度;7月28日,沪苏浙甬检验检疫机构在江苏省政府组织召开的长三角区域大通关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上,签署了 《长三角地区检验检疫机构合作备忘录》,标志着长三角区域检验检疫合作得到进一步深化;8月13日,上海检验检疫局和江苏检验检疫局在沪签署 《实施虚拟口岸直通放行合作备忘录》。标志着沪苏两地直通放行工作全面启动。按照 “提速、减负、增效、严密监管”的总体要求,实现直通放行进出口货物 “一次报检、一次检验检疫、一次放行”的监管要求,并明确在上海外高桥检验检疫局、吴淞检验检疫局、洋山检验检疫局、机场检验检疫局和苏州检验检疫局开展试点,并将试点区域定为苏州工业园区。
    根据建设进程,双方将通过建立沟通协调机制、 “直通放行”监管机制、共推共助机制等三项举措,实现直通放行进出口货物检验检疫的有效监管。
    随着 “虚拟空港”、 “虚拟海港”的逐步成型, “海陆空”三港一体的虚拟口岸日益彰显强大的功能。它使苏州能够与周边的所有口岸都建立起快速通道。苏州的物流业从依赖于口岸转变为挑选任意口岸来为我服务,由此苏州物流的走向就掌握在了自己手中,也就使苏州成为未来的物流集散地成为可能。

《中国国门时报》2008年9月3日
作者  陆全龙  郑雁  孙威  张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