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园区专题 > 2018年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 相关报道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2018年登上国家级经开区综合排名榜首
“试验田”苏州工业园区:历经转型阵痛突破瓶颈再开放


  近日,商务部完成2018年国家级经开区综合发展水平考核评价工作,苏州工业园区从219个国家级经开区中脱颖而出,登上综合排名榜榜首,并在产业基础与对外贸易的单项排名中位列第一。
  公开资料显示,苏州工业园区综合水平已连续三年在国家级经开区中名列前茅。目前,园区内集聚了4500多家外资企业,包括85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投资的130多个项目,注册外资达426.8亿美元,形成半导体、光电、汽车及航空零部件等3大高新技术产业集群,被誉为中国科学发展的示范区。
  然而,上个世纪90年代苏州工业园区只是蛮荒之地。苏州城东的金鸡湖畔,28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长满茭白和莲藕,呈现出一片“烂地泥塘路草荒,空房宿鸟鼠嚣张”的景象。
  一位苏州大型房企投资发展中心总监向记者回忆,在苏州工业园区开发早期,由于入驻人员不足,一些房地产公司只能与工厂签订“包销”合约。“建设的很多房屋都团购给了园区的公司。”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之下,“秋裤楼”苏州东方之门、水上摩天轮等现代化建筑拔地而起,苏州工业园区充分发挥中国改革“试验田”功能,开启了一座非凡新城的腾飞。
  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面对土地资源瓶颈的制约,园区没有关上开放的大门,而是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加大腾笼换凤的力度,做效果最佳的“加减法”,提升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速度和效率。
  “洋苏州”进阶之路
  “印象很深刻,园区当时很荒凉,没有出租车,没有酒店和公寓,很多同事每天早上骑自行车来园区上班。”
  1月份,正值江南水乡苏州的寒冷季节,金鸡湖畔的行人都裹得严严实实抵御寒风。而位于苏州市工业园区翠园路151号的一站式服务中心却相当温暖,中午12点半,前来办事的市民相继离去,服务台的咨询窗口还有工作人员留守,接待企业主的问询。
  和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先行者相比,苏州工业园区的启动晚了10年,于1994年2月才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作为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的重要合作项目,园区内下辖四个街道,常住人口约80.78万。
  提起20年前的苏州工业园区,苏州大学东吴商学院教授沈健说,以前是苏州人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一片农田。然而经过20多年发展,苏州工业园区吸引越来越多外资企业和务工人员到来,并且逐渐受到热捧,成为苏州房价最昂贵的区域。本地人称之为“洋苏州”,与老城区的“老苏州”相对应。
  苏州工业园区启动的两年后,马来西亚人黄琬 (Stephanie)来到金鸡湖畔工作。她先后在不同的企业担任财务总监,见证了园区的发展,把自己形容成苏州工业园区最早一批“拓荒者”:“印象很深刻,园区当时很荒凉,没有出租车,没有酒店和公寓,很多同事每天早上骑自行车来园区上班。在刚入职的那段时间,工作强度很大,压力也很大。”
  来自欧美、日本和韩国的企业也将目光瞄向了曾经的这块农田,苏州工业园区一度成为世界知名制造业企业、代工厂的优选地。根据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提供的资料显示,1994~1996年,注册在园区的中外资企业达到100多家,入驻企业包括韩国三星、美国BD、新加坡康福和日本百佳等。
  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自1994年以来,园区累计创造超过1万亿美元的进出口额、8000多亿元税收,主要经济指标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经济密度、创新浓度、开放程度居全国同类地区前列。
  此外,截至2018年9月,苏州工业园区累计吸引外资项目超4000个,实际利用外资300亿美元,世界500强企业在园区投资项目超130个;拥有各类省级外资研发机构超过50家,近千家企业开展研发、配送、保税维修等生产性服务业。
  目前,辖区科技创新领域集聚科技创新型企业4000多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800多家,中外知名高等院校达32家,“国字号”科研院所10余家,中外合作创新中心20多家,各类新型研发机构近500家,跻身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行列。
  “有记者问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城市是哪里? 我说没有。来到苏州工业园以后大吃一惊。园区就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城市模式。”著名学者易中天在《读城记》中这样描述。
  亲商样本
  苏州工业园区年度生产总值从1738.22亿元增长到2388亿元,人均GDP从3.3万美元增加到超过3.9万美元。
  实际上,苏州工业园区是中国与新加坡两国政府之间最大的经济技术合作项目。1993年,首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来到苏州考察,决定在苏州城东打造另一个“新加坡城”。第二年2月,中国就和新加坡政府正式签署《关于合作开发建设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拉开了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建设的序幕。
  随后,苏州工业园区以新加坡裕廊工业园区为蓝本,借鉴新加坡发展经验,实现方式方法本地化、成果制度化,投入3000多万元,从高水平规划起步,并以规划引领建设发展全领域、全过程。“先规划后建设、先地下后地上”、九通一平的高标准基础设施等等,几乎成为全国开发区遵循科学开发规律的范本。
  园区规划展示馆里陈列有两张规划图,一张为1994年编制园区总体规划时,设计师手绘的金鸡湖远景图,另外一张则是2014年的实景图。值得一提的是,两张图的相似度竟然高达90%以上。
  “城市建设做得出色,规划图是块宝,一旦确定下来,不要随意改变,要给各界吃下定心丸。”沈健分析指出,苏州工业园区成功的另外一个因素是,政府在服务方式上进行了改革,提供保姆式亲商服务。
  苏州浩辰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陆翔至今仍感到幸运,他介绍说,公司之所以得到发展,在产品研发和版权保护等方面都享受到了政府的支持。“做CAD软件门槛很高,当初如果没有这些支持,公司活不到今天。”
  苏州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光宝科技;证券代码:870027)创始人郭勇从2005年开始,在苏州艰苦创业,公司开发的高速喷射机器人是唯一可以填补国内空白的产品。
  据其介绍,苏州工业园区对企业的帮助是实实在在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房租、水电优惠和强有力政策扶持力度,还整合创新要素引导技术向高尖端攀爬。苏州工业园区强调人才是创新的主体,给创业者非常大的支持。
  众人拾柴火焰高。十八大以来,苏州工业园区年度地区生产总值从1738.22亿元增长到2388亿元,人均GDP从3.3万美元增加到超过3.9万美元。到2017年底,92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在园区共投资了156个项目,累计吸引外资项目4000多个,实际利用外资303亿美元。内资企业也发展强劲,增长到了5000多家。
  历经转型阵痛
  从2004年开始,外资企业进入“阵痛期”,低端和密集型制造业等将不再是园区青睐的对象。
  在沈健看来,任何一个新区的发展都不可能一帆风顺,苏州工业园区也克服了多重困难。早年入驻的外资或者台资企业多是看中苏州劳动力成本低,土地成本低和临近上海的优势。近年来,苏州的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也在提高,苏州工业园区经济转型升级面临很大压力。
  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负责人介绍,从2004年开始,外资企业进入“阵痛期”,低端和密集型制造业等将不再是园区青睐的对象。此后几年,不断有外资企业撤离园区,撤资企业也多以生产制造业和电子生产制造业为主。
  公开资料显示,苏州工业园区初建时新加坡方持股65%,中方持股35%。后从2001年1月1日起,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实施股份比调整,由中方承担公司的大股东责任,双方股权占比调整为65%与35%。前述苏州本土某大型房企投资发展中心总监表示,园区当时因此面临过发展压力,好在后来苏州历届政府重视园区的发展,支持其建设,包括吸引各家大型银行入驻。
  2018年,苏州工业园区将特色新兴产业定为引资的主要增长点,生物医药产业在近年的新增外资中位居第一。另一方面智能制造加快推进,研发中心、功能机构加快集聚,制造业加快向“制造+研发+营销+服务”转型。
  在加大招商力度的同时,注重项目质效的提升,园区作出了新的探索。2018年8月,园区投资促进局揭牌成立,职能从原先单纯的招商向促进企业更好地在园区发展转变。
  25年来,苏州工业园区构建起特色产业体系和创新生态。电子信息、机械制造两大主导产业正在迈向中高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纳米技术应用三大特色新兴产业快速崛起,年均增速30%左右。
  进入新时代,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沈健表示,苏州工业园区还需提升利用外资质量效益,坚持“亩产论英雄”,进一步改革开放,接轨上海自贸区,把其的发展思路复制到苏州,促进苏州工业园区产业转型升级。营造良好营商环境,进一步降低门槛,既要发展制药业也要促进现代服务业壮大。


记者 刘颂辉 苏州报道
《中国经营报》2019年1月14日第2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