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园区专题 > 2018年 > 苏交献礼狮城 > 媒体聚焦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苏州交响乐团展现苏州风格 访苏州交响音乐团音乐总监陈燮阳


指挥家陈燮阳要带领苏州交响乐团追求艺术高峰。(唐家鸿摄)

    中国苏州交响乐团于2016年成立,首次在新加坡演出。苏州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陈燮阳认为,这是苏州的交响乐团,必然要有苏州的风格,乐团已通过作曲比赛征集创作,收集更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但一切要一步一步来。 
    中国苏州交响乐团星期一(6月18日)晚上,在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呈献专场音乐会,为亚洲巡演揭开序幕。 
    这支年轻乐团在中国著名指挥家陈燮阳的深情演绎下,呈献“中国交响乐之父”朱践耳的《第二号交响曲》与俄国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的三部《罗密欧与朱丽叶》组曲。 
    将朱践耳的音乐带回母校 
    已故中国作曲家朱践耳的《第二号交响曲》借音乐反思文化大革命。作品作于1987年,并于1988年在第13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首演,当时的指挥正是陈燮阳。 
    陈燮阳与朱践耳合作多年,首演朱践耳的多部交响曲,此后陈燮阳也积极向国外爱乐者推介朱践耳作品。 
    陈燮阳常说:“不要以为中国没有交响乐。” 
    上个月13日,陈燮阳到莫斯科执棒指挥俄罗斯国立交响乐团,于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音乐厅呈献“感恩母校——朱践耳作品音乐会”。 
    1950年代朱践耳留学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深受普罗科菲耶夫与肖斯塔科维奇等俄国名家影响,进而创造出自己的交响乐理念。将朱践耳的音乐带回母校,意义非凡。 
    无需做功课就能聆听 
    陈燮阳这次带领苏州交响乐团到新加坡,特别以朱践耳作品配搭普罗科菲耶夫,希望听众能从中感受到两位作曲家的异同。 
    朱践耳《第二号交响曲》反思文革,作曲家加入锯琴部分,前晚由演奏家杜恩武演绎,将锯琴的凄婉发挥得淋漓尽致,闻者无不动容。这支单乐章交响曲包括四个连续乐段:惧、哀、怒、勇,通过形象化手法,形成戏剧张力,一如陈燮阳说的,你无需做什么功课,安静聆听音乐,就能感受到音乐中的情绪。 
    这支交响曲描述文革带来的悲痛,以及文革结束以后的深刻反省。陈燮阳盛赞朱践耳的勇气与独到的艺术眼光,他说:“朱践耳这部作品音乐形象鲜明。这(第二号交响曲)是比较特殊,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大概是唯一用交响乐形式表现的,其他几乎没有,朱践耳比较大胆。” 
    苏州交响乐团呈献的普罗科菲耶夫《罗密欧与朱丽叶》三支组曲,让人随着音乐摇摆。 
    六成非中国籍乐手 
    前晚的音乐会也是新加坡与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建设24周年的一项庆典活动,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洪小勇、新加坡贸工部常任秘书罗锦贤,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委员孙燕燕,本地政商名人、乐坛名家都出席观赏。 
    苏州交响乐团于2016年11月18日由苏州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合力组建,乐团公开全球招聘,最后选定来自19国和地区的71位乐手。陈燮阳担任音乐总监,许忠担任首席指挥。苏州金鸡湖音乐厅为乐团主场。 
    这支年轻乐团去年走出国门,前往法国与德国演出。这次亚洲巡演,首站设在新加坡,之后还将前往槟城、台湾两厅院音乐厅、日本东京三得利音乐厅、神户国际会馆等地演出。 
    陈燮阳认为,苏州交响乐团虽然年轻,但乐手素质高,加上各方的大力支持,有很好的起点,值得期待。乐团现有六成非中国籍的乐手,体现交响乐的国际性特质。 
    在乐团的乐季曲目编排方面,陈燮阳强调古典时期与浪漫主义的作品。他说,现代派作品或许欣赏的人会少一点,所以目前的计划仍是选择可听性高一点的,各方观众可以接受的作品为主。 
    至于与苏州地方历史文化相关的作品,陈燮阳透露,目前乐团已通过作曲比赛征集创作,收集更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他说,这是苏州的交响乐团,必然要有苏州的风格,但一切要一步一步来。 
    中国第一位文艺院团总监

苏州交响乐团首次在新加坡演出。(唐家鸿摄)

    陈燮阳1939年出生,毕业自上海音乐学院,曾任上海芭蕾舞团管弦乐队常任指挥、中央歌剧院院长。1981年陈燮阳远赴美国耶鲁大学学习,隔年受邀在美国阿斯本音乐节指挥音乐节乐团。1984年他回返上海,担任上海交响乐团团长,积极争取实现音乐总监制度,最终得到上级认同,推行音乐总监制,并于1986年被任命为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成为中国第一位文艺院团的总监。 
    此后中国其他乐团也开始效法实行音乐总监制。 
    陈燮阳认为音乐总监制是科学的体系,围绕着音乐总监的艺术理想去实践,强调艺术为中心,符合艺术发展的规律,而不是为其他旁枝末节服务。 
    这次到新加坡,见到许多老朋友,陈燮阳希望以后还有机会继续与新加坡音乐界合作。他也希望新加坡的朋友到苏州,访问园区,浏览金鸡湖,同时也观赏苏州交响乐团的演出。

文/陈宇昕 摄影/唐家鸿
《联合早报》2018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