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园区专题 > 2019年 > 书写高质量发展“园区样本” > 改革开放高质量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从29个社区“一网通管” 到26座城市“一网通办”
——长三角政务大数据“任督二脉”打通进行时


   5月13日,苏州工业园区唯亭街道集成指挥中心工作人员王斌获得了当天的辖区人口数据:29个社区内常住人口100878人,流动人口169374人。由街道和派出所共建、共享的人口信息库,正在为唯亭的社会治理提供精准的数据支持。
  5月18日,苏州工业园区行政审批局正在加紧制作江苏省首批“集成证照”。以前开办小型餐饮业需要分别办理、领取的食品经营许可证、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许可证(意见书)、环保备案表和烟草零售许可证,通过相关各部门集成审批,将被四合一的“综合准营证”取代。
  5月22日,长三角“一网通办”系统将迎来“周岁生日”。而在此之前,苏州市地方标准《长三角G60科创走廊“一网通办”专窗管理规范》已于4月1日正式实施,该标准由长三角G60科创走廊沿线城市采用共同探讨、统一编制和分别发布的方式予以制定和发布,有助于进一步规范和促进长三角G60科创走廊“一网通办”的建设。
  ——上述的三个案例有一个共同的“硬核”:政务大数据的连通融合。
  让数据流动起来、关联起来、集中起来,苏州正在以“一体化、一盘棋、一张网”的思路,积极推进大数据和电子政务工作。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任督二脉一旦被打通,武功就会突飞猛进。
  长三角“一网通办”
  通畅数据流代替跨省市“跑腿”

  何谓长三角“一网通办”?就是在长三角区域范围内,内资有限公司设立、经营范围变更、经营期限变更等法人事项,和跨省异地就医登记备案、婚姻登记档案查询、个人所得税查询等个人事项,可以通过纯线上方式或者线上线下结合、线下就近的方式,实行异地办理。
  苏州市政务服务中心大厅里,就有一个长三角“一网通办”服务窗口。目前,苏州市及下辖各区(县级市)可实现30项法人事项和9项个人事项的长三角“一网通办”。
  简要回顾一下长三角“一网通办”的发展历程:
  ——2018年9月26日,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与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携手合作,梳理互通互办事项目录,在两地政务服务大厅设立互通互办专窗。两天后,吴江区行政审批局发放了全国首批异地办理的工商登记营业执照,G60科创走廊“一网通办”由此启动。
  ——2019年5月22日,长三角政务服务“一网通办”正式开通运行,首批覆盖上海市,江苏省苏州市,浙江省杭州市、嘉兴市、湖州市、金华市,安徽省合肥市、芜湖市、宣城市、安庆市、马鞍山市、滁州市、池州市、铜陵市。
  ——到去年年底,“一网通办”覆盖了《长三角城市群发展规划》中所有的26座城市。
  记者发现,长三角“一网通办”的范围正在进一步扩大,比如,淮安、徐州、连云港、宿迁等4个不在“26城”范围内的城市,也都开辟了“一网通办”专窗。
  为什么要推行“一网通办”?
  通则不痛,吴江区行政审批局局长赵小华用这四个字来说明问题。
  赵小华说,在“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出台之前,吴江和上海、浙江的毗邻地区就出现了融合趋势,而行政审批管辖权的“壁垒”成为堵点和痛点。“打个比方,吴江一家公司在嘉兴开设子公司,后来经营者想把吴江母公司搬到嘉兴与子公司合并,但因跨省行政管辖主体不同,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所以,本着惠企利民的宗旨,吴江与嘉兴南湖区率先探索异地通办,进而扩大到G60科创走廊沿线9市,再到长三角26城。”赵小华说。
  “一网通办”有多便利?苏州市行政审批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处处长蔡学文举例说明:一个苏州老板打算去合肥办厂,以前他需要去合肥当地的行政审批中心提交申请;现在,他只要登录长三角“一网通办”官网,按照页面指引一步步操作即可;或者,他可以将相关材料就近提交给任何一个线下“一网通办”专窗,窗口工作人员将这些材料的数据文档传输给合肥相关部门,审批完成后,申请人可选择去办理窗口领取相关证件,也可等快递把证件送上门。
  “以前企业和群众要跑的路,现在由突破省市行政边界的数据流代劳了。”蔡学文说。
  园区“一网通办”
  “集成服务模块”方便群众和企业办事

  让我们把目光从长三角拉回苏州。
  2019年7月26日,苏州工业园区“一网通办”平台启用。这是省内首家区级“一网通办”平台。目前,该平台覆盖区级机关和公共服务单位共27个,755个办事项目。
  园区行政审批局“一网通办”办公室负责人王志远告诉记者,园区120万常住人口和13万市场主体可以通过这一平台,实现一网(窗)提交、一网通办、一次办成、数据共享。
  “我们最大的突破,是对相关条线进行横向整合。”王志远说,有的事情对群众来说是“一件事”,但因政府条线分工,“一件事”会成为“多件事”,比如,开一家小饭店,除了工商企业注册和税务登记,还涉及食品经营许可、环保许可、消防许可等。“开饭店这‘一件事’变成了五六件事,即便有了一站式政务服务大厅,申办者还是要跑五六个窗口。”
  在“用户思维”的引领下,园区“一网通办”系统将“多件事”合并为“一件事”,设计了28个集成服务模块,提供一站式办事指南,而开办小饭店、饮品店、烘焙店等,食品经营许可等手续直接可作为“一件事”办成。
  王志远表示,各政府条线部门仍然要按照法定职责,把“一件事”拆分开来办理。“我们其实是‘项目经理’,通过‘一网通办’把群众和企业的办事需求‘总包’下来,再‘分包’给各部门,最后把结果打包通过‘一网通办’反馈给‘客户’。”
  苏州市大数据管理局副调研员沈骏认为,“一件事”政务服务模块,正是打通条线部门之间“数据烟囱”的探索实践。“在政务信息化建设的早期阶段,各条线部门都建立了数字化系统,那时并没有想到若干年后各系统的数据需要横向连通、交互。以当下大数据时代的眼光来看,这些彼此独立的数字化系统就成了‘数据烟囱’,亟须横向整合。”
  沈骏说,目前不可能也没必要把各条线部门的数字化系统全部推倒重来。“最切实可行的做法是,建立一个通道把各个‘烟囱’连通起来,同时建立统一标准,让标准化的数据沿着通道跑起来,园区的‘一网通办’就是一个连通‘烟囱’的通道。同样,长三角‘一网通办’也是一个通道,把跨省跨市的‘信息孤岛’连为一体。”
  据悉,园区正在建设“用户空间”和电子证照库,把辖区内企业和个人的所有政府颁发的证件,以及他们和政府之间的互动信息全部储存进去。“将来,群众办事只要出示身份证或刷脸即可。”沈骏说。
  记者了解到,整个苏州也在积极推进“一网通办”,目标是全面完成市、区(县级市)两级业务系统对接、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提高业务办理与人口库、证照库等基础支撑平台的信息共享水平,不断完善苏州市“互联网+政务服务”管理平台和各区(县级市)面向自然人的政务服务办理平台功能;全面建成布局均衡、功能完善、标准统一、服务规范的线下为民服务中心(便民服务中心),进一步优化业务流程,规范办事指南,实现更多事项在苏州大市范围内通办。
  唯亭“一网通管”
  “数据底座”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基层社会治理一线。
  唯亭有多少人?他们住哪?在哪上班?怎么能第一时间联系到他们?
  这些问题,曾困扰着唯亭街道党工委和办事处。
  “譬如‘唯亭有多少人’,长期以来只有一个大概的数字‘30万左右’。”唯亭街道办副主任赵磊说,在需要高精度施策,比如防控疫情时,“约数”就捉襟见肘了。“基层社会治理需要区域内全要素数据信息,但长期以来,相关数据信息分散在各上级条线部门。”
  2019年年初,唯亭启动基层社会治理改革,建立了四级社会治理网格。2019年10月,街道集成指挥中心建成,成为当地社会治理网络的神经中枢,而支撑起这个神经中枢的,是“智慧唯亭”系统。
  赵磊介绍,“智慧唯亭”的基础是三大数据库——地理信息库、法人库、人口信息库。


  地理信息库,由街道和规建部门合作建设,包含7.5万套房屋信息和街道辖区内所有道路、桥梁等公共设施信息。法人库,由街道和经发部门合作建设,收录2万多家在唯亭境内登记注册的企业信息。人口信息库,由街道和公安部门合作建设,收录所有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的信息。
  赵磊告诉记者,三大数据库中最复杂的是人口信息库。“在防控疫情期间,我们跑遍唯亭每个角落,打了30多万个电话,第一次摸清了人口精确底数。”现在,街道和公安部门合作维护人口信息库,社区网格员和派出所民警、辅警,在各自的日常工作中实时上传最新人口信息,使数据始终保持动态刷新状态。
  街道集成指挥中心工作人员王斌向记者演示了三大数据库之间的关联性。他在人口信息库里随机选择一名王姓男子,点击其人口信息后,其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户籍地址、实际居住地、工作单位等信息全部显示出来;点击其实际居住地,则切入地理信息库,王某的各种信息也全部与其居住地“捆绑”在一起;点击其工作单位,则切入法人库,在这里,同样能找到王某的各种信息。
  “三大数据库中的任何一条信息都是一把‘钥匙’,能打开一个集成了若干有关联性信息的数据包。”王斌介绍,导入一定算法后,数据库之间还能自动筛选、匹配信息,比如企业用工需求和社区居民求职需求就可以这样对接起来。
  在三大数据库的基础上,“智慧唯亭”系统还整合了党建、数字城管、12345、综合执法、民政、信访、社保、智慧社区等系统平台,接通了小区、公安、城管等7000余路监控视频,联通了4000余套物联网感知设备,实现了线上线下多平台的互通互联和数据共享。
  “现在,在强大的‘数据底座’上,我们已基本实现社会治理‘一网通管’。”赵磊说。
  “‘一网通办’和‘一网通管’,是政务大数据融合的两个重要应用场景,但并非全部。”沈骏认为,任何跨部门、跨区域协同推进的工作,都可能需要数据融合的支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政务大数据的融合没有终点。


记者 高戬 高岩
《苏州日报》2020年5月21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