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园区专题 > 转型发展看园区 > 系列报道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老路,不能再走下去了
——来自园区的转型升级报告·释惑篇


    编者按
    转型升级,是当下苏州的热词。而早在2006年,苏州工业园区就开始“有计划、有系统、有重点”地转型调整,相继启动实施了制造业升级、服务业倍增、科技跨越、生态优化“四大计划”和领军人才创业工程。
    事实上,当时的园区在国内开发区中各项指标领先,是各地参观学习的“模板”。为何在一片大好发展势头之下,园区要主动掉转船头?园区转型升级具备了什么样的基础?下一步前景如何?从今天开始,本报将从释惑、奠基、聚核等方面推出园区转型升级系列报道。
    方正软件重组与园区转身的“巧合”
    2月2日上午,园区星湖街328号创意产业园内的方正大厦十楼。
    方正国际软件有限公司副总裁、首席运营官赵顺告诉记者,这栋17000平方米的大楼是创意产业园整体租给方正的,2月下旬大厦就要正式启用,尽管公司前一天才刚从苏虹路上的方正厂区搬入新办公大楼,但赵顺的名片已经及时“刷新”了。
    事实上,2003年当方正把工厂设到园区的时候,其软件服务的业务也随之而来,“只不过由于人才环境等诸方面的因素,最初几年软件业务几起几落,始终没有做起来”。2006年,公司对全球业务进行重组调整,园区成为方正国际软件的基地城市,公司也由此迎来了一个快速成长期,到2009年底已拥有员工800多人,全球业务额达4亿元。
    赵顺说,去年5月方正国际软件有限公司与园区签订了整体合作的框架协议,去年10月公司得到了创投公司的2亿元资金支持,公司准备再用三年时间把方正打造成苏州软件产业的地标型企业,员工队伍也将进一步壮大到5000人左右,其全球软件服务收入达到15亿元。
    从2006年起,园区就开始“有计划、有系统、有重点”地转型调整,相继启动实施了制造业升级、服务业倍增、科技跨越、生态优化“四大计划”和领军人才创业工程。去年下半年以来,园区更是把转型升级作为了“二次创业”的重要抓手。
    也许,是调整重组中的方正软件选择了苏州工业园区,抑或是转型中的园区迎合了雄心勃勃的方正、迎合了发展的大势。也许只是双方各自发展的“巧合”。
    不过,当时才走过十多年发展历程的苏州工业园区在国内开发区中各项指标领先,正创造着一项项发展“奇迹”,美誉连连,是各地参观考察、竞相学习的“模板”。为何在一片大好发展势头之下,园区要主动转型调整?是不经意间的华丽转身,还是因为对发展形势有着清晰的预判呢?
    一次新排名让园区“大吃一惊”
    市委常委、园区工委书记马明龙告诉记者,正是一次“让人大吃一惊”的新排名让园区人对自身发展有了新的认识。
    最早,苏州工业园区是属于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序列的,尽管在全国开发区中起步较晚,但园区后来居上、名列前茅,得到了各地开发区的广泛认可。到了2006年,新一届的园区中新协调理事会中方理事单位增加了国家科技部,园区由此又成为当时第54个国家高新区,园区也是全国唯一的“双面绣”开发区——既是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又是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家对经济开发区的考核管理主要以吸引外资、外贸进出口总额、基础设施投入等经济指标为主,之前我们一直名列前茅,可加入国家高新区序列后,整个指标考评体系就不一样了”,马明龙说,“让我们大吃一惊的是,当时我们在全国54个高新区中的综合排名,也就在二十位左右。这给我们提了个醒——园区在发展创新型经济方面,在知识产权方面,在吸引人才方面,实际上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
    马明龙认为,也许指标体系有不完善、不合理的地方,但园区人看到的是,差距确实很大,特别是创新要素的集聚方面做得还很不够。这个差距用马明龙的话来总结,主要是集约度、产出度不够,创新能力不强,使园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受到限制。比如,在全国开发区的排名中,园区人才总量是第一位的,但是园区人才占就业人口的比例却排在十名以后;比如,园区的到账外资、进出口总额排在第一位,但加工贸易占比太高,当时超过了90%;再如,园区的基础设施、生态环保是第一位的,但是土地集约利用度跟国内、特别是跟国际上一些先进开发区比,还有明显的差距。
    马明龙说,国家提出科学发展观,高度关注转变发展方式,对开发区的要求也在变化,“实际上国家已经不是很强调GDP,而是关注人才的集聚、产业的集聚,开发区怎么样来为自主创新做出贡献。 ”
    于是,当国内其他地方普遍认同苏州工业园区取得的成功时,园区人自己却开始认真认识分析跟其他开发区存在的差距。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园区开始提出并实施“四大计划”。
    两大因素倒逼园区转型升级
    “之所以要转,就是因为过去成功的路,现在我们不能再走下去了。 ”马明龙开门见山地表达了对园区转型升级的看法。
    当前形势下,两个倒逼机制作用非常明显,要求园区必须主动转型升级。
    其一,是金融危机的倒逼机制。目前,园区规模以上企业产值中来自外企的占比超过90%,规模以上企业出口收入占全部销售收入比重达到72.5%,这次金融危机,对园区这样一个经济外向度高的地区来讲,冲击比别的地方要大得多。
    其二,是资源瓶颈的倒逼机制。园区经过15年的快速发展,面临的资源要素制约不断加剧,如果说,以前通过引进资金、引进人才可以打破相关的瓶颈制约,那么土地则是眼下园区发展遇到的最大资源瓶颈。
    园区管委会主任杨知评透露,以前园区每年转让的建设用地在15平方公里左右,近几年只有约5平方公里,如今园区剩下的建设用地,特别是工业用地已寥寥无几,现在已很难一下子拿出30公顷以上的成块土地了。除了土地资源之外,水、电资源的限制也日益成为发展瓶颈,国家现在对单位GDP产出的资源消耗,对环境保护的要求,正从原来的软约束逐步“变硬”,这对园区发展的影响尤其明显。
    去年11月公布的《苏州工业园区3+5产业发展报告》,详细分析了园区产业发展面临的困境:园区产业发展外向依存度过高,企业经营模式单一,仍处于附加值较低的装配加工层次,产业自主研发和创新能力薄弱,而且行业发展不均衡,产业集聚优势和竞争优势不突出。
    难怪马明龙说,既然原来的路走不下去了,过去的经验没法用了,园区必须创新;杨知评认为,转型升级这样一个主题,已经不是园区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已经摆到了园区人面前,且已经出现了一个相当清晰的轮廓。
    长三角一体化提速催促园区转型
    困难孕育希望,挑战带来机遇。“金融危机在冲击实体经济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马明龙说。国际金融危机催生国际产业布局重新调整,跨国公司纷纷把研发、营销等价值链高端环节向中国转移,去年仅研发机构园区就新增了16个,势头之猛是过去没有过的,同时,国际金融危机催生新一轮技术和产业变革,新能源、新医药等新兴产业发展方兴未艾,能否抢占这一轮产业发展的制高点,事关园区下一步发展。可以说,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和机遇,从正反两方面都要求园区必须转型应对。
    杨知评分析,长三角一体化全面提速,苏州步入高铁、城铁、轻轨“三铁时代”,与上海的“同城效应”带来的产业辐射将更加明显,很多的高端的产业,比如区域总部、研发中心、物流基地,现在有条件放到上海周边的城市来,园区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同时,我市提出“进一步加强苏州工业园区中心城市功能和地位”,使得园区在“两城两片区”中的核心地位更加凸显,城市化要求园区必须发展与城市相配套的载体和设施,必然要吸引文化、旅游、商贸等更多城市元素,杨知评数着手指给记者举例,“去年开业的久光百货、时代广场、沃尔玛、印象城、天虹、摩天轮……这些项目没有一个是工业的,都是园区适应休闲、旅游、购物的城市型载体。 ”
    当前,园区正围绕建设国际化、现代化、信息化的创新型、生态型新城区目标定位,全面加快转型升级,全力推进二次创业。用杨知评的话来说:“园区从2006年开始提出转型,如果说,这个目标当时还是比较不自觉的、相对模糊的话,那今天已经是非常具体、非常清晰了,而且已是初见成效,初显规模的一种发展态势了。 ”
    短评
    知不足,才能持续进步
    如果可以把国内各种级别、类型的开发区,分别编成一个个班级的话,苏州工业园区绝对是国家重点“班级”里成绩头几名的好学生,许多单科成绩是拿第一的。
    要说这样的学习成绩,就算这个学生是 “死读书”,即便体育不达标,也没有谁会要求他去“转型”学习方式。可园区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惊讶的学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主动和表现更优异的国际班同学去比较,从而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而从自己的同班同学那里,从别班的同学那里,就算成绩不如自己,园区看到的也是别人的长处,别人在某一方面的优势。然后,园区学习先进、弥补不足,于是继续进步。
    园区的做法其实也没有特别之处,说到底就是知不足然后进步,但人都会有盲区,真正能认识自己的差距、认识自己的不足,并不容易。可喜的是,园区清醒地看到了差距、看到了压力,他们正进一步增强抢位、卡位意识,努力在后危机时代抢占先机、赢得主动。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前,各地的竞争日趋白热化,不仅要拼速度、比亮点,还要抢先手、谋长远。经过15年的开发建设,园区已经处于新的更高发展平台,不少地方在瞄准园区、赶超园区,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如果安于现状、求稳怕变,依靠现有的产业结构和产业层次,坐等全球经济的周期性复苏,就会失去当前转型升级的良好机遇,就有可能在新一轮激烈竞争中陷入被动发展、低速发展的困境。只有加快转型升级,才能有效破解发展瓶颈,有效拓展发展空间,在新一轮竞争中抢得发展先机。

《苏州日报》2010年2月4日
记者 燕 冰 宗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