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园区专题 > 转型发展看园区 > 系列报道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园区住购游系列报道

从经济引擎到人居新城区
新老苏州人优居园区


    城市是流动的乐谱,建筑是跳动的音符。在有2500多年历史的“人间天堂”美誉的苏州,古苏州与现代时尚洋苏州相互映衬,传统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与鳞次栉比的高楼和谐统一。在建设工业园打造地方经济强劲“引擎”的同时,苏州工业园区也正以自身的努力成为一个人人羡慕、人人向往的宜居新城园区,成为新老苏州人安家置业的优先选择之一。

    新老苏州人安家的新选择
    第一多:置业多
    去年园区商品房销售排名第一
    在孙丽文的记忆里,新城花园当年建好时附近几乎没有新村住宅,除了中新路上的海关大楼没有任何建筑物可供参照。“当时整个园区只有一条公交线路,哪像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新城花园现在可是园区的繁华地段了。”孙丽文告诉记者,考虑到老伴是外地人,在老城区生活可能不太习惯,回苏后他们就把落脚点定在了园区。现在看来,孙丽文当年“有前途”的判断显然没有错,即使按照房价来计算,新城花园当年售价约为1560元/平方米,如今的均价已经超过了9000元/平方米。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像孙丽文这样的老园区居民开始感受到,这个原先出门看不到一家商店的地方,如今在家门口几乎就能够满足一切生活需求。除了邻里中心之外,从大润发到沃尔玛,从天虹百货再到印象城购物中心,自己出家门骑车来回都不过十分钟路程,即便坐上公交车赶到赶时髦看趟Imax版的《阿凡达》,也不会超过半小时车程。“从周边环境、公共环境到对居住品质的把握,园区从成立之初就有着完整的规划控制。随着时间的推移,园区各项必备配套组织日渐完善,生态居住功能也得以彰显。 ”园区规划局总规划师杨晓敏解释道,先期规划先期建设让园区显示出与其它建成区相比独特的优势。而今随着入住居民的增加,对商业、金融、办公、信息交流等活动的需求亦自然产生,园区顺势逐步按规划引导中央商贸区建设,同时大力发展教育、医疗、体育、社区服务等各项社会事业,精心设计建造城市公园和城市公共活动广场,完善城市综合功能开发。
    根据园区国土房产局提供的数字,园区历年来累计开工商品房住宅1770万平方米,竣工1295万平方米。有关统计数据同样显示,2009年园区商品房住宅成交量达到了26038套,这一数字整整比位居第二的吴中区多出1万余套。
    让新就业人群租得起房
    第二多:保障多
    “夹心层”在园区有了安乐窝
    园区的商品房建设在苏州位居前列,但要实现“住有所居”的宜居目标,同样需要更多住房保障体系的建设。作为新城区,园区的优租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尝试甚至已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除了新建商品房吸引更多新老苏州人选择居住园区,园区五大方式的住房保障体系全方位覆盖不同人群,对于解决不同人群的住房难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园区国土房产局副局长郁伟认为,保障性住房建设同样是创造宜居新城的重要条件。据介绍,在园区五大方式的保障性住房中,除对东环路沿线老公房改造、廉租住房、租金补贴和减免以及中低收入家庭住房等方式外,与市区目前保障性住房体系所不同的是,园区率先开展了集宿房、优租房两大公共租赁住房建设的尝试。
    去年,在园区国际科技园内一家软件企业工作的李先生在东兴路“菁华铭地”成功租到了一套拎包即可入住的房子,月房租才800元,还可以用公积金账户支付,不用自己掏现金。李先生盘算下来,同样一套住房在园区的市场租金至少比优租房多出三分之一以上,而且优租房都配备了空调、冰箱、洗衣机、彩电、热水器、淋浴房、床、衣柜等家电家具,省钱、省时又省力。
    据介绍,优租房主要是保障园区新进人才的住房需求,因此要求申请人未在苏州购房,本人或配偶在苏州无居住条件。对于本科以上学历的申请人不设专业范围限制。而对于大专学历的人才,其所学专业必须被列为园区当年度《紧缺和急需专业人才目录》。满足学历要求的申请人还必须和所在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交纳园区A类公积金。郁伟表示,公积金普通账户里的钱可全部用来支付优租房的租金。

    全新邻里关系的黏合力
    第三多:外来人多
    创新方式营造邻里温情
    在一个居民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城区里,要更具宜居气质并非仅仅依靠规划配套和住宅品质所能完成,其更多来自于能否显现人文和谐的社区体验。
    花芬现在已经成为湖东社区活动中的积极分子。 3年前,从安徽巢湖跟随老公来到园区定居时,花芬自称是个出门都不愿抬头走路的人。花芬向记者表示,当初辞去老家事业单位的工作来苏,确实经过了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但是老公却力主苏州将有更好的发展前景。花芬的老公目前是园区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在夫妻俩来到苏州的一年后,他们把孩子也接了过来。花芬告诉记者,她的女儿今年刚满10岁,已经在全市的古筝大赛中拿到了特等奖,女儿自己也承认在老家根本没有机会展示她这方面的特长。
    如何让更多新老苏州人像花芬一样体验到“家”的感觉,对于湖东社工委党委书记王菁萍来说,是个值得不断探索的课题。在任职湖东社工委之前,王菁萍曾在沧浪区南门街道有过17年的社区工作经验。“新城区与老城区的居民构成截然不同,因此社区居委会的功能定位也截然不同。 ”王菁萍告诉记者,湖东社工委曾做过一份统计调查,湖东各社区居民的平均年龄仅有32周岁,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居民比例达到62.3%,在一个国际化年轻化的社区里,如何让互不相识又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社区居民走出家门增进交流,成了她们社区工作的第一步。
    “为此,我们专门制定了每个社区居委会不得少于6个文体团队的制度。 ”王菁萍向记者表示,他们希望通过社区教育、社区文体活动增进交融与和谐,同时还推出了“串门卡”让居民们打破交流的障碍。王菁萍表示,事实上他们发现当前一些年轻社区中QQ群、网上论坛等都很是热闹,年轻居民也需要有更多新方式联系互动。
    这样的状况园区湖西社区工作者也有着同样的体会。以湖西新加社区居委会为例,它服务于新加花园、星海人家、加城湖滨三个小区,共有2255户居民,外籍人员693人,来自美国、日本、加拿大等24个国家和地区,这些老人跟随子女,落户在了人生地不熟的苏州,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难免有些不适应。为了增强他们的归属感,活跃社区氛围,居委会也希望通过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把居民都凝聚起来。“以前居委会工作人员都是上门哄着劝着让居民来参加活动的,现在大家都争着要来参加排练。 ”居民李阿姨告诉记者。
    来自爱尔兰的吉米在市中心居住了4年之后,去年2月搬到了园区。“中国的社区生活和爱尔兰真的不一样,国外的社区活动多数建立在个人爱好之上,而这里的社区活动则建立在居住者的活动沟通上。 ”吉米告诉记者,他和他的乐队如今已经成了社区活动中的主力表演者,显然他们都爱上了这种社区氛围,也是一种绝妙的居住体验。
    记者手记
    一个工业园的优居实践
    对于诸多新老苏州人而言,园区如今已不仅仅停留在 “工业园”区的概念之下。对于一个从无到有的新城区而言,园区通过不断的实践与努力实现了居住社区的转型和重塑,其最终目标是改善和提高居住社区的可居住性和内在和谐度,最终实现从 “有居”向 “优居”的居住理念飞跃。
    进入21世纪,人们一改城市只是住宅、工作场所、绿化带及道路的集合体的观念,社区宜居优居成为主导社区和城市发展的新理念,如何重新定义不同群体的居住体验,以及城市、社区的意义和形式,成了管理者和规划者的新课题。 15年来,工业园区这个苏州的东部新城在宜居、优居实践中确实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如何应对更多的外来人口的居住需求,如何让一个混合新社区在居住以外破除更多交流的障碍,如何在新建社区配置能满足商业、办公、娱乐和行政服务的功能,以及如何将商业、娱乐、公共活动、公共开敞空间、公共绿地和住宅建筑结合成一个有机整体等,都凝结着管理者和规划者的智慧与大胆尝试。
    在记者采访中,除了来自于住房、社区层面的诸多数字,同样可以看到园区更多宜居优居的努力。如园区先后建成200多公顷的环金鸡湖景观公园、 12.6公顷的中央公园、47公顷的白塘植物公园、 68公顷的东沙湖公园、 11.5公顷方洲公园以及6.5公顷中塘公园等大型公园和绿地;园区从1998年起共拨款700万元,扶持金鸡湖养殖场进行易地开发,并于2001年底彻底停止了金鸡湖的人工养鱼,切实减少了养殖污染等。有识者认为,对于园区这个新城区来说,如何使政府力量、社会力量和民间力量得到有效的制度化整合,如何融汇苏州传统居住文化和新型社区治理理念,今后将给其优居实践带来更多新考验,其实践经验对于其它社区同样不无裨益。

《姑苏晚报》2010年2月4日
记者 许峰 摄影 王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