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管委会首页

苏州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要闻


大江东|74个园区从争抢到结盟,长三角能否告别同质竞争

时间:   |   来源:
本文被阅读次数: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伴随G60科创走廊产业园区联盟成立,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产业协同发展有了新平台。6月28日,来自长三角的74个产业园区,在这份联盟名单郑重签名。苏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翔希望,通过联盟,让每个园区发挥主导产业优势,加快创新要素积聚;让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协同对接,带动各城市产业资源跨区域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推进先进制造产业集群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布局。

长三角G60科创走廊产业园区联盟成立。 陈雨禾摄

  从抢人、抢项目、抢资源到建联盟、做服务、共同出海,这些产业园区的关系开始从竞争走向协同发展。如此大的转变,是不是未来发展的趋势,长三角一体化能否走出一条各园区协调发展新路?
  产业园区竞争告别以邻为壑
  长三角各产业园区的发展,写就了一部地方政府引进产业的竞争史。
  举个例子。1984年,看着国家开了建开发区的口子,不在名单之列的昆山,自掏腰包办了一个工业小区,并在上海虹桥机场,设一个大广告牌:“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昆山市欢迎你”,直接跟上海抢客商。此后的招商,昆山全面出击,一通通电话打,一家家企业跑,知道邻市邻县有外企考察,立马派招商人员接洽。东哥就曾听昆山开发区一位老干部讲起,邻市报纸刊登了有投资意向的外企名单,他们按图索骥,上门邀约,并成功“截和”。
  这样的现象,在长三角普遍存在,确乎促进了当地发展,但更多产业园区在“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和GDP考核重压之下,陷入同质化竞争泥潭。
  有专家举例,北斗导航成为国之重器,各地纷纷蹭热点,据赛迪智库2017年报告统计,国内已有40余个北斗产业园区,数百家与“北斗”有关企业。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元喜公开表示,很多地方“借北斗招牌圈地,产业过热”。
  “依样画葫芦”、“捡到篮子都是菜”的招商路子,让很多产业园区进退维谷——落后产能不忍舍弃,创新要素难以积聚,高质量发展成了“老大难”。

夕阳下的苏州工业园区一景。 陈雨禾摄

  改革40年,曾困扰企业的审批手续繁杂、机构叠床架屋等体制问题逐渐消融,各地产业分工明晰,特色优势彰显。各自为战无疑会增加内耗,抱团发展成更优选择。
  2018年11月,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印发。我国两大经济发动机——长三角和珠三角都走上集群发展模式。有专家称,产业园区握手言和,抱团发展,是趋势,也是未来。
公路为媒,科创走廊九城凭实力上位
  长三角一体化,涉及江苏、浙江、安徽、上海三省一市,常住人口2.2亿,占全国1/6,2017年经济总量约20万亿元,是全国近1/4。摊开地图, G60从上海出发,经过嘉兴、杭州继续往南,虽未直接与江苏、安徽相连,但周边城市如苏州、湖州科创实力很强。

G60科创走廊交通区位交通图

  正是看中沿线城市科技创新能力,2018年6月1日, G60科创走廊联席会议办公室成立。这个“联席办”并不是哪一个城市的招商员,上海市松江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长三角G60科创走廊联席办主任高奕奕表示,联席办是推动协调落实G60科创走廊联席会议确定的重大事项,给9座城市搭建共同平台,推动区域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布局一体化发展。
  机构成员很“复杂”,由来自9城28名人员组成。G60本是沪昆高速公路编号,成员似应来自于公路沿线,但仔细对照9座参与城市,东哥发现,二者并不完全匹配。
  G60途经上海松江区、浙江杭州、金华,而“嘉兴、苏州、湖州、宣城、芜湖、合肥”6城并不在高速范围之内。东哥了解到,这与长三角G60科创走廊的迭代有关。
  2016年5月,上海松江区率先提出,沿G60高速公路构建产城融合科创走廊;
  2017年7月,松江与杭州、嘉兴签订《沪嘉杭G60科创走廊建设战略合作协议》;
  2018年6月,以沪苏湖高铁建设为契机,G60科创走廊首开联席会议,苏州、湖州等6城入围。
  这些上榜“牛”城,分量极重:G60科创走廊覆盖面积约7.62万平方公里,区域常住人口约4900万人,GDP总量约4.86万亿元,分别占三省一市总量21.2%、22.3%和24.9%。
  东哥了解到,2018年6月1日以来,G60科创走廊围绕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一体化布局,聚焦人工智能、集成电路、高端装备等七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九城各扬所长,优势互补,成立了新材料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机器人产业联盟、智能驾驶产业联盟、新能源产业联盟、新能源和网联汽车产业联盟、人工智能产业联盟、生物医药产业联盟,初步搭建起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政府为引导”的九城市产业一体化发展新平台。
  这个与美国硅谷到旧金山湾101高速类似的创新走廊,历经3次迭代,既有政府之间协调,更有市场调配资源,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重要一环。
  “引进来”“走出去”,联盟成员再出发
  5月3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G60科创走廊赫然在列。
  这条科创走廊像个高端俱乐部,沿线74个产业园区像是九城科技创新发动机。G60产业园区联盟由来自九城的经开区、高新区等组成,共有74家成员单位,苏州工业园区当选为理事长单位,上海松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杭州高新区(滨江)等12家园区当选副理事长单位。G60科创走廊联席办、苏州工业园培训管理中心、长三角境外投资促进中心签订三方合作协议,为G60科创走廊九城市境外投融资、人员交流与培训提供实质的业务服务。
  东哥注意到,联盟将打造线上信息产业交流平台、开展多主题线下交流活动,促进各地区、各企业互动,加强各地公共服务平台资源共享,推进大院大所、各企业间协同创新。
  联盟还将依托苏州工业园区长三角境外投资促进中心的资源,搭建海内外投资合作新桥梁,协助企业抱团“走出去”,开拓更广阔市场,也帮中国企业将海外技术“引进来”。

G60科创走廊新定位

  协同创新和“一进一出”,正是困扰产业园区,乃至各城转型升级的难题。作为理事长单位的苏州工业园区有何过人之处?
  1994年中国和新加坡合作共建苏州工业园区,园区管委会借鉴新加坡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经济发展和公共行政管理等方面成功经验,出台110 项接轨国际通行规则、符合国情的规章制度,经过运行,又内化为自身发展模式,形成“园区经验”。苏州市委常委、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吴庆文说,25年来,苏州工业园区全面深化中新合作,实现从“学习借鉴”到“品牌输出”重大跨越,把“园区经验”服务于长三角一体化等国家战略。
  东哥曾在位于安徽滁州的中新苏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看到,这里有个借鉴苏州工业园区的一站式服务中心。这个由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建设、承接长三角一体化产业转移的园区,从一开始就打上“园区经验”印记。中心负责人杨震介绍,企业在此可以足不出园办理所有业务。当地政府部门“大尺度”放权,专为园区设立“二号章”,开放建设、环保、规划、国土等多部门审批权限。企业从对接园区到确定签约落户,一般只用一周,远高于安徽省平均水平。
  “园区经验”花开海内外。2018年12月30日,中新嘉善现代产业园项目在浙江省嘉善县签约,全面复制园区开发建设、亲商服务等经验,重点聚焦发展智能传感产业为主导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苏州工业园区相关负责人称其既借鉴“园区经验”,也与长三角其它城市人工智能产业互补,是长三角一体化协同创新典范。
  走出去和引进来也是苏州工业园区优势。随着开放创新试验深入推进,2016年园区就启动建设“国家级境外投资服务示范平台”,整合集聚国内外优势资源,在公共服务、人才培训、投融资、国际化服务等方面积极探索,形成“引进来”和 “走出去”双向开放格局,已小有所成。截至2018年12月,园区309家企业在53个国家及地区境外投资476个项目,新批中方协议投资额累计达104亿美元。
  2019年4月19日,园区成立长三角境外投资促进中心:3亿美金以下境外投资项目,在园区当地就可完成审批;境外投资企业备案和项目备案,“单一窗口”即可办理;企业能两个业务同时申报、同步办理,全程网上审批。企业从这里出海,更加省时省力省心。
  有了苏州工业园区之前的积累,其他成员单位在这里能享受服务,也能无缝对接落地成功经验。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丁立新承诺,当好排头兵,做好服务员。“利用园区境外投资、培训管理、科技创新平台等优势资源,组织政府间培训考察、企业间投资、以及技术与市场对接,邀请大家参与园区主办的各项产业、人才、国际合作等国内外重要交流活动,为各联盟成员单位及其相关企业提供精准服务”。
  苏州工业园区成为联盟理事长单位,也是水到渠成。
  联盟成立只是开始,后续发展才是关键。至少,各个产业园区尝试放弃同质竞争,搭建协同发展平台,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作者 王伟健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2019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