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用舞蹈表达生存的意义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新作《野草》苏州首演


    近日,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最新力作《野草》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顺利完成全球首演,这是鲁迅散文第一次以现代舞的形式呈现在舞台上。王媛媛,这位赢得四次国际最佳编舞大奖的中国编导,通过令人震撼的舞蹈,带领观众剖析《野草》的内涵和当今社会。

《野草》整台演出由三部作品构成,分别取自鲁迅《野草》中同名短篇散文《死火》、《影的告别》和《极地之舞》。舞蹈动作超越了古典芭蕾的传统语言,融汇并吸收了当代多样艺术的营养。

    散文诗集《野草》涵盖了鲁迅哲学的精华,是鲁迅作品中比较难读懂的部分。之所以选择这样一部深奥难解的作品,王媛媛在采访中称“现代舞和散文之间有共通的东西”。散文和现代舞都可以表现出写意意境、复杂微妙的情绪和深刻的思想。她还表示,“当今社会是浮躁的,一些敏感正在消失,人们为什么要生存,为什么要存在,我想重新用我的舞蹈语言表达出来。”
    《野草》整台演出由三部作品构成,分别取自鲁迅《野草》中同名短篇散文《死火》、《影的告别》和《极地之舞》。舞蹈动作超越了古典芭蕾的传统语言,融汇并吸收了当代多样艺术的营养。灯光的升降、明暗、变幻,道具纸片的纷飞、草地的荒芜,整个舞台从“我梦见自己在冰山上奔驰”到“死火已经燃烧”,从“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到“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无一不充溢着一种压抑、决然、痛苦的情感与氛围。第一和第三乐章,王媛媛还分别请来了奥斯卡电影音乐奖获得者苏聪和年轻作曲家王鹏。苏聪用纯钢琴独奏完成《死火》,《极地之舞》则用大提琴和小提琴配合完成,或低沉,或悲愤,或激烈的配乐,加上舞蹈演员肢体意识的流动性,王媛媛的舞蹈为观众展开了鲁迅笔下野火燃尽后余下一片大旷野的大意境,也展开了当代社会关于生存与存在的大思考。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创建于2008年,是一个年轻、充满活力且具有国际视野的出色舞团,舞团推出的每部作品都代表着中国当代舞蹈艺术的最高水平。王媛媛与国内顶尖创作团队,连续推出当代芭蕾作品《霾》、《金瓶梅》、《棱镜》等高水平作品。虽然有些作品颇有争议,但王媛媛称:“有争议是好事情,争议会推动艺术的发展,但争议只是在作品上,不是我故意让作品有争议,我的作品为的是纯粹的艺术梦想和理想。”

    相关专题:2012苏州金鸡湖国际艺术节
   


记者 林语
《苏州日报》2012年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