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话剧《活着》引爆苏城
大剧院座无虚席 黄渤跳起“炼钢舞”


    看点一览
  ■ 原汁原味:台词几乎完全复制原著的长篇对白,小说中的十次死亡全部原样照搬
充满笑点:大跃进年代大炼钢铁时,黄渤跳了一段模仿杰克逊僵尸舞的“炼钢舞”

黄渤、袁泉的加盟使得话剧《活着》更具有市场号召力,加座票也早早售罄。记者 姚永强摄

    9月18日晚,被誉为2012年中国最值得期待的话剧作品《活着》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亮相。这部散发着浓郁先锋味道的话剧因为明星黄渤、袁泉的加盟更具有市场号召力,演出票的加座票也早早售罄,昨晚的大剧院里更是座无虚席。
    小说《活着》是著名作家余华的力作,上个世纪90年代被改编成电影《活着》,凭借扮演电影中的福贵,葛优摘得戛纳电影节的影帝桂冠。此次孟京辉将其改编成话剧,不仅忠实原著,台词几乎完全复制原著的长篇对白,还毫无顾虑地充分发挥了想象空间。余华对于自己的作品改编成话剧则表示“爱怎么改就怎么改”。不过即便在表现手法上有所创新,孟京辉还是将小说中的十次死亡全部原样照搬了过来,让观众沉浸在“原汁原味”的巨大悲剧中不能自拔。 
    在话剧《活着》中,孟京辉将孟氏先锋荒诞元素发挥得淋漓尽致。一开场是考验观众耐性的寂静,只能听到水滴声,一群黑色现代舞装束的男女倚靠在舞台侧面的玻璃墙上,时尚的造型与上个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的农村戏有着强烈的对比。此外,孟京辉还用“蹦迪”的场面表现福贵贪色好赌的二流子生活,将写实主义、后现代主义、魔幻主义种种不同的艺术风格无缝地杂糅在一起。在小说《活着》中,人物接连不断地非正常死亡,让读者时刻处于莫大的压抑之中,而在话剧《活着》中却不乏笑点。比如在大跃进年代大炼钢铁时,孟京辉干脆让有舞蹈基础的黄渤,跳了一段模仿杰克逊僵尸舞的“炼钢舞”,这样的笑点在全剧中有很多。孟京辉表示,他就是想用这种充满笑点和荒诞先锋元素的表演,举重若轻地展现福贵活着的悲情,让观众“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在当晚的演出中,黄渤的表演甚是抢眼,无论是大段的独白还是惊艳的舞蹈都令人印象深刻。他演绎的福贵外向,有点贫嘴,爱跟别人开玩笑,又有内心柔软的一面。不少观众表示,黄渤的表演游刃有余也让人震撼。扮演家珍的袁泉则一改往昔的文艺气息,转身成为村妇,将一个底层妇女的哀怨、悲痛、辛酸尽情展现在举手投足与眼波流转之间。当晚的话剧时长3个小时10分钟,演出完毕演员们谢幕时,大剧院内掌声雷动。
    网友微博 
    连坐在台阶上看的机会都没有

    @孟京辉:苏州文化中心『活着』演出前。猜猜她是谁?(见图) 
    @蒋依依Ashlee:谁说苏州话剧市场不好了,我在科文中心门口买「活着」的黄牛票……都买不到!! 
    @Sera有翅膀:@孟京辉 话剧《活着》为什么进了杭州、苏州,就不来上海呢?我们等得心焦啊! 
    @吴菁hold住:《活着》的黄渤、袁泉不让采,《活着》的票已经售罄,连坐在台阶上看的机会也不给我。我要活不下去了,还是买本书嚼嚼吧…… 
    @乌龙小姐是纠结星人:第一次看话剧。活着。孟京辉导演。黄渤袁泉主演。位子好小人好多。只见二喜同志掏出了红宝书!金光闪闪!

记者 林语
《苏州日报》2012年9月19日



孟京辉话剧《活着》来苏 观众笑着哭

 
    9月18日,被誉为2012年中国最值得期待的话剧作品《活着》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亮相,苏州观众终于有幸一睹这出年度大戏的风采,荒诞的情节、浓厚的先锋味道、震撼的舞美、黄渤袁泉的完美表演,都让在场的观众心满意足。由于该剧集结了最强的创作力量,受到苏州观众的热烈期待,演出票早早一售而空,就连加座也一票难求,大剧院里座无虚席。

    话剧版《活着》更贴近原著 
    《活着》是孟京辉首次触碰本土经典的改编,在前期筹备中,余华一句豪言:“笨蛋才忠实原著”“爱怎么改就怎么改”让孟京辉得以毫无顾虑地充分发挥想象空间,也让观众充满好奇。不过演出中观众发现,孟京辉忠实原著,台词几乎完全复制原著的长篇对白,甚至到了冗长的程度。可以说,这次是二十年来《活着》全部四次改编中,最忠实的一次。当年张艺谋将小说《活着》改编成电影时,给福贵留下三个亲人——妻子、女婿、外孙。而这次话剧版《活着》,孟京辉则“残忍”地将小说中的十次死亡全部原样照搬了过来,让观众沉浸在“原汁原味”的巨大悲剧中不能自拔。

    观众以笑的方式哭 
    在话剧《活着》中,孟京辉将孟氏先锋荒诞元素发挥得淋漓尽致。一开场是考验观众耐性的好几分钟的寂静,只能听到水滴声,一群黑色现代舞装束的男女倚靠在舞台侧面的玻璃墙上,时尚的造型与上个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的农村戏有着强烈的对比。孟京辉用“蹦迪”的场面表现福贵贪色好赌的二流子生活,用一只常见的摇头跳舞的玩具驴引出土改处决地主龙二,还有现代休闲风格的着装、充满欧式风情的动画背景……孟京辉将写实主义、后现代、魔幻主义种种不同的艺术风格无缝地杂糅在一起。 
    在小说《活着》中,人物接连不断的非正常死亡,让读者时刻处于莫大的压抑之中,而在话剧《活着》中却不乏笑点。比如在大跃进年代大炼钢铁时,孟京辉干脆让有舞蹈基础的黄渤,跳了一段模仿杰克逊僵尸舞的“炼钢舞”,这样的笑点在全剧中有很多,孟京辉就是用这种充满笑点和荒诞先锋元素的表演,举重若轻地展现福贵活着的悲情,让观众“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黄渤演福贵不输葛优 
    1994年,电影《活着》中福贵的扮演者葛优摘得戛纳电影节的影帝桂冠,人们一提起福贵,总是联想到葛优,如今话剧版《活着》一出,估计人们从此想到的还有黄渤。黄渤在剧中的表演甚是卖力,大段的独白,还有舞蹈、奔跑等体力活。福贵的灵魂仿佛附身在他身上一般,无论是浪荡公子、战场手足,还是真情父爱、淡然老者,他处理起来都显得游刃有余。黄渤演绎的“福贵”更外向,有点贫嘴,爱跟别人开玩笑,又有内心柔软的一面。扮演家珍的袁泉,一改往昔的文艺气息,转身成为村妇,家珍的哀怨、悲痛、辛酸、喜悦、苍茫,尽在举手投足与眼波流转之间,不愧是“话剧公主”。演到女儿凤霞要出嫁时,有戏曲功底的袁泉还在台上清唱了一段《贵妃醉酒》。 
    话剧虽然时长3个小时零10分钟,但在场的观众却普遍感觉时间是一晃而过。演出完毕演员们谢幕时,观众的掌声久久不息。小说《活着》是一本幸运书,给余华带来巨大的声誉,改编的电影也获得了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如今话剧《活着》又备受赞扬,当然,这也是观众的幸运。

记者 孙浩
《姑苏晚报》2012年9月19日

    相关专题:2012苏州金鸡湖国际艺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