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文化艺术中心五周年.jpg

页面打印】 【内容打印】 【字号


对话苏芭:作品是最强生命力


变幻的灯光、夺目的服饰、或繁或简的道具,再加上时而优雅时而激狂的舞蹈……当你细细品味一组芭蕾作品时,那种借由特殊的芭蕾语汇所传达出的震撼人心在瞬间便侵袭了全身。你感叹灯光下人物脸上那复杂的表情,一遍遍复述故事里传达出的喜怒哀欢,但是,站在节目背后,当每一个个体各归各位,角色里的人物跳回现实,那一份艰难与坚守,恰恰正对应了故事里的亦悲亦欢。

“以作品说话”
    作品,这是整个采访过程中,苏芭舞团艺术总监李莹时不时就要提起的一个词。自2006年定居苏州工业园区,并成立了苏芭舞团后,李莹在苏芭已经停留了整整六年。“舞团成长到现在,从最初的名不见经传到独立完成优秀的原创芭蕾舞剧,甚至走向更大的舞台,我们所凭借的力量,就是作品。”
    较之于刚刚入驻苏州文化艺术中心时以满足旅游形态要求的驻场演出为主营业态,现在的苏芭已然有了自己独立的意识和成长空间。“做原创的芭蕾舞剧一直是苏芭的优势所在。”李莹如是说,观众亦此般评价。无论是起步期、成长发展期,又或是后续前进期,用独立原创的优秀作品打响苏芭品牌一直是不二选择。

“创意是一种力量”
    “我们的团队是年轻的,我们的团队更是有创意的。”看似简单的一句话掂起来却有沉甸甸的份量。较之于一般作品的独立原创,苏芭的创造性不仅仅体现在编舞、舞美等专业层面,更时时渗透进服装、道具、音乐、剧本等作品完成的方方面面。
    最直接的例子莫过于即将进行首演的芭蕾原创历史舞台剧《西施》。“在整部剧当中,对我们舞团最大的挑战就是人数太少。”在《西施》剧中,吴越两国交战是一场重头戏,而交战则必定少不了军队,庞大的人员成为当时最令舞团头疼的事情。“我们最后的解决方法真的很有创意,而且还提升了整部剧的情境美感。”为了弥补舞团人数的欠缺,苏芭在几番“头脑风暴”下得出以“红黑”二色代替吴越两国的表演方式。“颜色本身就有内涵,最后表演出来的效果更是令人惊叹。”李莹竟因为这一“惊叹”而感激起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缺陷,才激发出这样的创意火花。”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选择世界性的芭蕾舞剧,在不同演出季时节便拿出来浓墨重彩秀上一番,对很多芭蕾舞团而言,这是生存的方式,也是成长之路上必经的一段。“从舞团发展的长远角度来看,我们当然也期望未来能参与更多不同的经典节目演出,但是就目前而言,我们仍然在努力的,是如何把我们的‘招牌’做得更好。”
    李莹口中的招牌,毫无疑问是那些无法被复制和模仿的原创节目。“《西施》的例子其实是最典型的。芭蕾是西方舶来艺术,西施代表的则是中国传统文化,两者之间本来是有冲突的。但是,如何拿民族的去融入世界的,让舶来品艺术真正根植于民族文化,这不但是重要的思考课题,更是我们该努力实践的。”对苏芭团队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更大的挑战意味着更大的影响力,把民族的融入世界,让世界的亲近民族,在未来之路上,苏芭必定将越走越远。


编辑 严春霞
2012年9月26日